传来冉冉的笑声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4-30 19:14:00  有102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就说他朋友老聂求见,他知道后一定会见我的。”
 
 
  “你这死要饭的,少来我唐家攀亲。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就在野鸭子行走在一家姓唐的府邸时,自己父亲聂天龙正一脸赔笑,委屈的与一名身穿黑汗衫的仆人讨说着。
 
 
  “父亲?”
 
 
  野鸭子一皱眉,难道父亲去见所谓的朋友,是求他们帮助自己?
 
 
  “别冲动,不想让你的计划失败,最好不要出去。”小萝莉提醒道。
 
 
  “放心吧!我不会出去的。”野鸭子回应了一声,看到父亲那样子后,心中的怒火滚滚涌起。他明白,自己父亲之所以被人拒之门外,其实也是因为自己被废,聂家的声望落到了谷底,以前那些与父亲熟悉的人,一个个躲得远远的,生怕染一身脏。
 
 
  眼看着父亲与那名管家争执了一阵不见效果,父亲颓废的离去后,野鸭子才安下心来,继续朝着前方富贵区行走了去。
 
 
  绕过了两条街,野鸭子在一处拐弯处,一家姓陈的大门前停了下来。野鸭子没有直步向前,说实话,他也非常担心自己遭遇和父亲一样拒之门外。
 
 
  “现在看你的了,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你的父母……”五毒兽也感觉到野鸭子的为难。
 
 
  野鸭子咬了咬牙,脸稍微红了红,大步向前,朝着陈家大门走去。等到他即将敲门时,这时门被推开了。门拉开,在门的后面是一名身材高大,国字脸,身穿一套土白色的汗衫袍,眼珠子粗大,非常粗鲁的大汉。
 
 
  可是,这大汉看清楚野鸭子之后,眼珠子逐渐的瞪大了起来。
 
 
  “野鸭子……”
 
 
  仅仅两个声音表露了大汉无比的惊讶和欢喜。
 
 
  ……
 
 
  “哈哈!聂兄,传闻果然是真的,你的伤果真好了。哈哈!我老陈就知道,上天一定不会辜负你这种英才的,哈哈!”
 
 
  辽阔的院落,美丽的房屋,周围忙碌着一个个仆人。一个豪爽的。在声音发源地是一个亭子,亭子前方是小湖泊,亭子内此刻坐着两人。一是身穿朴素打扮的野鸭子,二是一名高大壮硕的大汉,大汉嘴上长满了胡须,此刻正端起酒杯就大口的喝着美酒。
 
 
  面对这大汉如此豪爽爽气的话,野鸭子不由得苦笑。身边这大汉名叫陈豪,乃是当年与野鸭子一起进入毒魔洞的弟子。因为此人资质非常一般,刚进入宗门经常受到他人的欺负,而野鸭子和他一样作为新人,屡次却帮助过陈豪。所以两人结交为莫逆。
 
 
  可是好景不长,陈豪因事得罪了人,被人陷害,最后被迫离开了宗门,返回了天化城。当年被害那件事,若不是野鸭子在暗中帮忙,陈豪早被人杀了。之后返回天化城的他,一直受到了野鸭子的帮助。
 
 
  可是,自从野鸭子被废牵引巨大之后,陈豪这才不得不与野鸭子断绝关系。野鸭子也明白陈豪的难处。毕竟那件事是自己担当的,如今自己被下台,如果陈豪出手来救助自己,那么整个陈家都将灭亡。
 
 
  若不是五毒兽的那个计划,野鸭子也不会找到陈豪。
 
 
  “陈豪,别再说这些废话了。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天才,而是一个十全的废物……”野鸭子苦苦一笑,喃喃的摇头。也拿起了杯子喝了一杯。
 
 
  他不得不试探一下陈豪,以前他们两的确是好兄弟,可是现在自己不如当年,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落井下石的人绝对不少。如果陈豪是那种人的话,野鸭子无法可说。
 
 
  “野鸭子……”陈豪听野鸭子这话,笑容立即停止下,神色带着几分颤意,双眼微微带红,目光一动不动看着野鸭子。
 
 
  “你当我是兄弟吗?”陈豪再次接着上面的话语。
 
 
  “你说呢?”野鸭子一楞,没有直白。毕竟,以自己现在的身份,的确有些结交不上。
 
 
  陈豪没有多说,苦苦自嘲的一笑。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看着湖泊道;“还记得当年我们进去宗门的情景吗?因为我的天赋差,修为低,一直不受宗门关注。经常受到他人欺负。可是……那个时候有个人在帮助我?我被冤枉,被处死前。有一个人站出来为我说话,甚至以死相逼,保下了我一条性命。就算……我被赶了出来,回到天化城时,那个人一直还在帮助着我……可是……那个一直用光辉笼罩我的人,从天堂坠入谷底时。而我却选择了明哲保身,你说我还是人吗?”
 
 
  陈豪的双眼很快通红了起来,渗透着水花。当年的事他没忘记,也不可能忘记。如今却留下的是自责。
 
 
  野鸭子没有回答陈豪的话,如果是以前请求他帮忙,那完全是害他。可是现在不同了,如今自己拥有了一定的实力,根本不用怕那些宵小。
 
 
  “陈豪,我并没有怪你。真的,我也知道你的难处。那时……如果连累了你,很有可能让你陈家不保……”野鸭子明白陈豪的难处,淡笑的站了起来,拍了拍陈豪的肩膀安慰说道。
 
 
  “既然你知道会连累我陈家,那你还来?”野鸭子的话才落下,一个不冷不热讽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野鸭子和陈豪一起把目光转了过去。只见院落的走廊之上,一共走来了两名青年,青年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和陈豪一样是国字脸,显得十分粗狂。但稍微与陈豪不同的是,他们并没有大胡渣,反是白白净净。
 
 
  而这两人一走出来,立即大步向着野鸭子和陈豪行走了出来。
 
 
  “陈豪啊陈豪!还亏家主那么信任你,让你掌握家族内那么多产业,你居然想拉我们陈家陷入不复之地。难道你还认为这个废物是当年那个一言九鼎,跺跺脚就能让我天化城地动山摇的天才野鸭子?哼!我告诉你,他已经不是了,他不过是一个人人喊打,处处喊杀的废物。一个烫手山芋。我警告你,最好把他给赶出去,否则的话,我陈家上上下下上百口人都将陪他下地狱。”
 
 
  左边的青年愤怒的走了出来指着野鸭子勃然大怒道。
 
 
  野鸭子听了此话淡淡一笑,如他所言。自己的确是烫手山芋,所以他才有所准备而来。
 
 
  “陈坤,你这个混蛋。你什么意思?野鸭子是我的兄弟,是我陈家的恩人,我请他上门。关你什么事?你最好给我滚远点,否则老子不介意杀了你。”陈豪怒了,他正为没能帮助到野鸭子而自责,现在这两个混蛋却站出来阻拦自己。这直接忤逆了他的逆鳞。
 
 
  当年自己为什么没被杀,为什么陈家势力没有减弱,反更加强大?原因很简单,因为有野鸭子在帮助。可是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忘记了这些,把人家当作烫手山芋?
 
 
  “哟?挺足气啊?你以为这个废物还是你的靠山吗?你以为他还能像以前那样跺跺让我们陈家山崩地裂吗?哼!他不过是一个废物,十足的废物而已。他的存在只会害死我们全家?”右边的青年冷声冷气的说道。
 
 
 
 
       合作
 
0-0-0 00 本字数
 
   合作
 
 
  鲜花啊,收藏啊!诸位书友,有鲜花吗?有收藏吗?还有点几,汗,本书十万字了,点几才一万,够少的。恩,求点吧!谢谢了。)
 
 
  (鲜花啊,收藏啊!诸位书友,有鲜花吗?有收藏吗?还有点几,汗,本书十万字了,点几才一万,够少的。恩,求点吧!谢谢了。)
 
 
  左边的青年名叫陈坤,右边的青年叫陈进。乃是陈豪伯父的儿子,算起来还是陈豪的两个哥哥。不过因为陈豪的父亲掌握着整个家族势力,而他本身的地位在家族之中超然的高,到显得陈坤和陈进反在家族内有些多余。所以,偶尔这两人常跟陈豪唱反调。
 
 
  今日野鸭子上门,他们两一次站出来反对。
 
 
  虽说他们两话语有理,野鸭子的到来会威胁到陈家,可最多的还是想借助这个借口把陈豪赶下去。陈豪一倒,他们两个无所事事的兄弟,在家族内地位必然会大增。
 
 
  面对这些话,陈豪脸色更加难看了。之前野鸭子受伤奄奄一息时,之所以没有去看望去帮助,其原因还是家族内的压迫。这个时间大家都是聪明人,谁去沾惹野鸭子只会弄的一身脏,甚至威胁到自家性命。
 
 
  可是……现在野鸭子上门请求,自己能赶他走吗?
 
 
  不仅是陈豪,野鸭子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这两兄弟说的有理,自己到来的确会害了陈家。他们是一个家族,而不是个体。如果连累了他们,将那将陷入万劫不复。
 
 
  毕竟,如果自己站在他们的立场,或许也会这么想。
 
 
  陈豪即将震怒的站出来时,却被野鸭子拉住了他的肩膀,淡笑道:“陈豪,算了!他们也是为你陈家着想。他们说的对,我只会连累你们陈家。”
 
 
  说完,野鸭子啪了啪陈豪的肩膀。陈豪能有这份心,野鸭子心中也欣慰了几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