喉咙里咆哮喊出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4-30 19:15:00  有1091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爷爷!我来了。”
 
 
  走到了屋子里,大红花瞥了瞥两旁太师椅上的两排人家里叔叔、伯父、堂哥堂弟等家族直系亲人后。直接走到大厅中央抱拳对着主座上一名大约七八十岁的老者抱拳道。老者身穿一套金黄的汗衫长衫,手里提着一根拐杖,脑袋上包着一团蓝布团,此刻正合着眼睛。就算是大红花的到来,他也没有睁开眼睛。
 
 
  不过,大红花的叔叔伯伯、姑姑、姐姐弟弟们却怒了。
 
 
  “大红花,你还有脸回来?你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吗?”一名看起来三十来岁的妇女愤怒涨红着脸,伸出手朝着椅子上一啪,愤怒站了起来。
 
 
  “姑姑?我为什么不能回来?陈家好像是姓陈吧?”大红花冷冷转头讽刺了一声,这个女人正是大红花的姑姑陈纤,因为姑姑和她丈夫一向不合,在家里和丈夫时常闹大小姐脾气。而一怒之下,陈纤干脆离开了夫家。回了娘家。
 
 
  可是回了娘家的她,因为依仗着自己父亲宠爱,在家里肆无忌惮,时常摆出一副副大小姐的脾气。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入眼里。
 
 
  “大红花,你这个王八蛋,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最好把话说清楚点。”陈纤一听这话,彻底怒了。虽然她已经嫁出去了,可娘家也是家啊?这个混蛋居然不把自己当作陈家的人?这句话无疑是对她无限的讽刺。
 
 
  年轻时,家里谁才是真正的霸王?还不是她,可是这才多久,家里的小晚辈居然不把她放在眼里,甚至不把她当作陈家人?
 
 
  “五妹,够了。”
 
 
  陈纤刚站起来愤怒向大红花讨个说法时,在左排首座上一名看起来大约是十来岁,与大红花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怒然呵斥一声。
 
 
  这话一出,让陈纤安静了下来。原本转到大红花身上的目光,立即转到了中年男子的身上,直接道:“二哥,你是怎么教育你儿子的?在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姑姑?你看看他那口子那态度,要是我儿子,我早把他给淹死了。”
 
 
  “够了!”
 
 
  中年男子这话震怒了,怒吼的高分贝从,手朝着椅子上狠狠一啪。暴怒的站了起来,杀人怒吼的目光转到了陈纤身上,宛如一尊巨大的野兽。
 
 
  这句话一出,整个大厅内所有的人一颤,连同唧唧喳喳的陈纤也静住了,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她的二哥。
 
 
  “你……你……你……”陈纤双眼有些湿润,立即坐了下去,趴在了椅子上轻轻哭泣了起来。
 
 
  “想哭的话,滚回去哭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陈道光瞥了陈纤一眼,轻喝一声。他才是陈家的家主。真正的主宰。一个嫁出去的女人凭什么指手画脚。以前让了这个女人,并不是怕她,而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妹妹。
 
 
  可是家中发生这种事情,依然还和傻瓜一样站出来乱叫,陈道光直接怒了。
 
 
  “二弟,五妹也是提出意见,你干嘛发那么大的火?而且此事是你儿子惹出来的,五妹这么做也是为我陈家着想。怎么?没有发气筒,就转到五妹身上了?”坐在右下首一个位置上,一名大约五十来岁的壮硕的男子轻轻一笑,声音不冷不热的说着。
 
 
  “大伯,你这话可就错了。什么叫此事是小侄惹出来的?难道小侄做错事了?或者打了不该打的人?”大红花把话抢在了父亲陈道光的前面,反驳的讽刺道。
 
 
  “放肆!今日的事情,你还不认错。”陈道文怒了,愤怒的站了起来。当场被一个晚辈指责讽刺,在他眼里,把自己当什么了?
 
 
  “不知小侄错在何处?”大红花冷冷一笑。
 
 
  “你不该把野鸭子引入我陈家,更不该打伤你两位堂哥。你可知野鸭子现在的处境和身份,一旦和他粘惹关系,你会害死我陈家所有的人。”陈道文震怒道:“而且,你为了这样一个处处是腥味的废物殴打你两位堂哥,别人会怎么看?我陈家人会怎么看?若是被传出去,还以为我陈家未来的家主包庇野鸭子那小废物,想跟毒魔洞对着干。”
 
 
  前面那些话,完全是气话。而最后一句,才是陈道文的主要心思和目的。这话几乎直接把大红花推到了谷底。
 
 
  “大哥说的对,我们陈家不能断送在大红花的手里。我建议,从今日起。二哥的家主之位交给大哥,另外把大红花逐出家门。”陈纤眼珠子一亮,一个站了起来暴红着脸愤怒大声喊道。
 
 
  刚才她受到了责骂,现在的怒火无处可发,此刻正被她找到了机会。
 
 
  “我也赞五姑的话!我们陈家不是他们一个人的,而是大家的。”
 
 
  “我也是!大红花根本不配做未来家主。”
 
 
  “是啊!他除了招惹是非外,还能做什么?”
 
 
  “野鸭子的仇人漫山遍野,如今成了废物,还真以为他还是我陈家的保护神?哼!那个时代过去了,我陈家必须得另拜山头……”
 
 
  大厅内,十几个讽刺声音纷纷响起。
 
 
  这些话入耳,无论是大红花,还是陈道光。两父子心中极为难受,脸色难看的要死。以前野鸭子风光时,在他们眼里,野鸭子就是神,高高再上。甚至在他们建议下,自己成为了未来一继承人。如今野鸭子倒下。这些人翻脸比什么都快。
 
 
  一时间,大红花和父亲陈道光完全有些不知所措。自从野鸭子倒下一刻起,家族中的成员就可是有反应了,今日大红花所做的事,完全是引起了导火线。给了他们十足的理由来废黜自己。
 
 
  “吵也吵够了,闹也闹够了。可以安静了吧!”一直闭着眼睛,不闻不问。好像死人一样闭着眼睛的老头,此刻睁开了浑浊的眸子,打断了所有人的声音。
 
 
  嚷嚷的大厅,彻底陷入了安静,一个个尊敬的退了回去。
 
 
  陈万千手拄着拐杖慢慢的站了起来,那双苍老的眸子扫了全场一眼。让所有人心惊胆战。这个老头已经是一个年过八甲的老头了,看起来随时被风吹倒。可是没有人敢小看他,无论是陈家人,还是天化城里里外外的人都不敢小看他。
 
 
  因为,就是他,建立了如今鼎立强大的陈家。天化城内,能与陈家相比的家族都是那种存在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家族。可是陈千万白手起家,却建立了陈家。
 
 
  “父亲……”
 
 
  “父亲……”
 
 
  陈道文和陈道光都尊敬喊了一声。
 
 
  陈万千只是笑笑,没有去看两个儿子,反把目光转到了大红花的身上,微笑道:“今天的事情,做的很好。男子汉就应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而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小人。”
 
 
  这话一出,让整个大厅内的人一颤。一双双目光难以置信看着陈万千,这老头不是傻了吧?他居然说出这种话来。
 
 
  要知道,在这些反驳的话语下。几乎陈道光和大红花已经被判了死刑。如今陈万千一句话,直接把他们拉了回来。甚至让他们无法想象的是?大红花这种傻事,陈万千说做的很好?
 
 
  难道他不知道,野鸭子的处境。陈家沾染上去只有死路一条吗?
 
 
  “父亲,你……你……”陈道文被父亲这话,弄的不知所措了。他简直有种哭的冲动。
 
 
  “回去好好管教你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吧?别整日与家里人争强好斗,无所事是。如果,下次再被我发现他们丢人现眼,直接逐出家门……”陈万千怒喝一声,把陈道文的话直接压了下去。原本争权的心,立即被压了下去。仿佛从天堂掉入了深谷。他明白,自己这次彻底完了。父亲这些话,几乎直接判了他的死刑。
 
 
  “父亲,你不能怪大哥,大哥也是为家里好啊!你要怪的话,就怪大红花这个小王八蛋,为了别人殴打自己家人,这算什么好汉?你应该把他逐出家门才对。”陈纤不甘心跳了出来,依仗父亲对她的宠信,就算是父亲生气时。她都有资格出来挑衅。
 
 
  “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老了,看不出你那点小心思?我陈万千聪明一世,精明一辈子。怎么会有你这种愚蠢的女儿。”陈万千的拐杖朝着地上一震,苍老的脸瞬间狰狞了起来。
 
 
 
 
        全力支持
 
0-0-0 00 本字数0
 
    全力支持
 
 
  那双眼神极为愤怒,眼中恨铁不成钢,看着陈纤,痛恨道:“明天一早,给我滚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踏入陈家半步。”
 
 
  陈万千精明了一辈子,能够白手起家建立一个商业帝国。其手段何等之多。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事对或者错,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他们这些儿女,一个个认为自己聪明。可实际上比谁都愚蠢。
 
 
  陈纤上他最小的女儿,也是他最宠信的一个。但是他绝不会让自己建立的家族毁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一个女人家嫁出去多年,没在自家养儿育女,陪伴自己丈夫。却反整天呆在娘家,这成什么样?别人或许还认为她与丈夫不合才搬到了娘家。可是陈万千哪看不出女儿那点心思。她无非是想借助自己的宠信,把陈家把握在她手里。
 
 
  陈纤一颤,屁股朝着椅子上一坐,整个人傻住了。立即伤心可怜了起来,“父亲,你为什么要赶我走。难道我不是你的女儿了吗?女儿被人欺负了,你非但不帮我,反赶我走。好,好,我走就是了。以后我就是死也不回来。”
 
 
  陈纤伤心欲绝,转身就跑。以前她都是这个手段,硬是让父亲把她死死拉了回来。在她看来,父亲这最多不过是气话。
 
 
  “慢!”
 
 
  陈纤一转身,陈万千立即喊住了。
 
 
  原本哭泣的陈纤一听此话,立即停住了哭泣。正准备大声哭泣在父亲面前撒娇时。
 
 
  一个声音直接破灭了他的梦想,“道文,今晚把你五妹送回去。另外像你妹夫的家人问候一声。叫他们好好调教他们家的媳妇。”
 
 
  “……”
 
 
  陈纤彻底被傻住了。连陈道文和陈道光也不明白父亲到底想做什么?
 
 
  “父亲,不要赶我走,我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知道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立即行动!”陈万千没有去看自己女儿,大声呵斥道。
 
 
  陈道文犹豫了一阵,这才叹息一声,招呼两个仆人拉起大声哭泣的五妹朝着家门外走了去。他也逐渐感觉到危机,如果这个时候忤逆,倒霉的一定是他。
 
 
  “你们都下去吧!大红花留下。”
 
 
  “是,太老爷。”
 
 
  今晚的事情,让陈家所有人有些反常。原本胜利在握,可老头子一句话,彻底改变了局势。
 
 
  很快,大厅内只留下了两个人,一个是大红花,一个是陈万千。
 
 
  当年陈万千选大红花做未来家主,一是看中了他有一个好朋友野鸭子,二是大红花非常能干。
 
 
  “坐吧!”
 
 
  陈万千招呼孙子一声。
 
 
  “是,爷爷!”大红花没有客气。
 
 
  “爷爷的决定,你觉得怎么样?”陈万千好像朋友一样的口吻对着孙子道。
 
 
  大红花不由得苦笑一声,你的决定救了自己,自己难道说不行吗?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反问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