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是神技营的人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5-13 19:08:00  有1096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人九阶,这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呢?”
 
  在战场上,队员之间是不允许泄露他们的等级以及杀手锏,乃至于修行上的弱点,否则会上战争邢台的,因此很多战场的无名英雄,日后都成为了名震一方的强者,可是却不知道他们在战场之上的代号是多少。
 
  “好,六号,你现在是我们十分队的六号,当你杀死一名敌人之后,你就有资格获得我们神技营的第三千七百二十八号了,也就是说你现在就是我们神技营地三千七百二十八号成员中的一名了,记住了。”
 
  “第三千七百二十八号?”秦瓣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的,按照规定,只有获得二十个军功以上的人,才有资格纳入我们神技营的封号之中,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能获得二十个军功你就根本。”
 
  “逆贼,还我兄长命来,天通剑第一百零一在此。”一道如同闷雷的声音从他们耳边响起。
 
 
 
      对决朝阳
更新时间: :: 本章字数:
 
  “什么?他是天通剑,敌方阵营中的三十六大传奇之一。”此时众人的眼神中都闪现了一种复杂的情绪。
 
  有惶恐,有紧张,有焦虑,同时还有点自豪。
 
  ,
 
  “糟了,糟了,老大怎么办,这天通剑可是灵海境界三阶高手,传闻中他的天通剑就连四阶的灵海境高手都能斩杀,是典型随后便缓缓的闭上了。
 
  太阳缓缓的从东方升起,秦瓣还熟睡中,可是他的耳边却想起来钟声,钟声回荡在耳畔的瞬间,他的便被惊醒。
 
  “玄天乐园的规矩,早晨六点之前必须起床,起床迅速来找我,今天又工作交给你们。”苍老的声音在秦瓣耳畔响起后,震得秦瓣早已经睡意全无。
 
  “妈 的,这老家伙真是变态,这么早把人喊起,给他抬棺材啊!”
 
  玄天道人,一身长袍,身形比直的站立在秦瓣和孤狼的面前道:“忘了告诉你们了。我们的这个庄园叫做玄天乐园,玄天乐园有很多规矩需要你们去谨记,其中之一就是早晨必须早起,你们今天的工作寻找一种叫做天涯草的药材,寻找到后可以睡觉,寻找不到,你们就呆在野外,野外有很多怪兽,其中不乏真仙境的,你们要小心,如果寻找不到我的庄园你们是进不来的,现在太阳刚刚升起,你们去找吧!”
 
  听到玄天道人的话后,秦瓣同孤狼对视一眼,心中都不约而同把玄天道人的家人问候了一遍。
 
  玄天乐园乃是玄天道人利用造物之术所创造的,他隐逸他自己创造的空间之内,除了从其中穿越到人世大陆之外,他具备着一切现实因素,换一句话讲,玄天空间就是一处独立于人世大陆之外的空间,在人世大陆之上所试用的一切定理,在这片空间之内也能得到应用。
 
  秦瓣同孤狼走出了玄天的乐园的核心后,开始朝玄天森林的内部走去。、
 
  芳草萋萋,丛深林密,是他们对着玄天森林第一的印象。
 
  天涯草这种药材在人世大陆之中算是比较常见的那种,可是孤狼和秦瓣在这玄天森林中,找了整整三个时辰都没有找到关于这须天涯草的任何踪迹,通过灵魂探测都难以发现这天涯的踪迹。
 
  “这老家伙是不是整人啊!这里哪有什么天涯草。”秦瓣说道。
 
  “谁知道呢?还是赶快走吧!既然他让我们找,应该就不会骗我们,毕竟他也算是成名人物了,开这种玩笑太没意思了。”孤狼回答道。
 
  “谁知道这个死变态是怎么想的,刚才我们也遇到了一个灵海境妖兽,既然有灵海境界的,那也会有真仙境界,到时候我们回不去就是死路一条,哎!还是祈求上天保佑我们吧!”秦瓣此时到跟这孤狼通病相连了起来。
 
  哗啦啦!哗啦啦!轰隆隆!天空响彻出一道闷雷声。
 
  抬头看向天空,秦瓣和孤狼都不禁怒视着玄天道人所在的位置。
 
  “这老家伙应该是故意降下雨来折磨我们的,等一会深圳还会有闪电,这就更加为我们寻找天涯草增加了难度,我真不明白,我到底是上辈子做了孽,还是这辈子投胎投错了,亦或是我的祖宗曾经强 奸 他的先辈,派这么个老魔王来折磨我啊!”秦瓣头颅朝天哭啼道。
 
 
 
      神秘的天涯草
更新时间: :: 本章字数:
 
  看着天空中源源不断的降落雨点,秦瓣和孤狼的眼中都露出些许无奈。
 
  “天涯草,哪里有天涯草,我们该怎样寻找。”秦瓣对着孤狼说道。
 
  “我们还是向前走走看看吧!说不一定就能看到天涯草呢。”孤狼望着道。
 
  狂风暴雨在天空中降落而下,秦瓣的突然灵机一动道:“对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鸵鸟应该是以天空草为食的动物,刚才我们在经过山脚下的时候,貌似看到两个鸵鸟,我们跟着鸵鸟走或许就能找到天涯草呢?”
 
  “哎!对啊!你说的不错,可是刚才那两头鸵鸟可乃是灵海境五阶实力,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们凶多吉少。”孤狼道。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可是你也知道现在是下午了,一旦到了夜晚我们还不能寻找到天涯草就只能在这里过夜了,遇到一个真仙级别的妖兽,我们肯定是凶多吉少,与其坐以待毙,我们不如上前一搏。”
 
  此时的秦瓣与孤狼到有同病相怜之感。
 
  这二人经过商议从两个方向回到山脚下,去寻找那两个鸵鸟。
 
  说来也巧,秦瓣没有花费多少工夫就在一处高干树木发现了一白一黑的鸵鸟,只见这鸵鸟将高高的头颅扬起,硕大的身体虽然显得有些笨重,不过它红色的头冠依旧能产生一种妖兽特有的威仪,鲜艳如血的皇冠下透出的是一颗如同星辰般的双眸。眸光如刀锋般犀利,看着拖着笨重的身体开始朝丛林深处走去。
 
  秦瓣示意了下开始随着这两头鸵鸟向丛林深处走去。
 
  这一黑一白的鸵鸟一般都是夫妻,在鸵鸟的世界中,但凡组对结为夫妻都会以黑白示众,对于已经是灵海境界的他们而言,变化身上的羽毛的颜色自然是雕虫小技。
 
  顺着这这两只鸵鸟的方向,秦瓣与孤狼在不同的位置追随着他们。
 
  不一会,只见这两只鸵鸟便走到一处山间处,溪水的潺潺声传入到了秦瓣的耳中,听到这潺潺的流水声后,秦瓣看到的是一处流淌着清澈泉水的小溪,两只鸵鸟在分别饮下溪水后,只听见这两只鸵鸟昂天嘶哑的叫了一声后,便越过小溪水朝一处黑色的土地走去。
 
  远远望去那黑色的土地上透着一股神秘之感,在苍葱翠绿的周围却有着漆黑一片的土地,让人产生神秘感也就不难解释了。
 
  这两只鸵鸟跨过小溪水,朝那快黑色的土地一点一点点走去,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夕阳已经落下了山。
 
  这一对鸵鸟的头冠在快要到达那黑色的土地之时,徒然抬了起来,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两个字那就是虔诚。
 
  他们好像在做一件必不可少又非常重要的事情,高高头冠笔直而僵硬的竖立在秦瓣的眼睛中。
 
  那黑色的土地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一股扑鼻的花草味道传入到了秦栓广大鼻间,一嗅到这股扑鼻的花草味道,秦瓣脸上摸出一股狂喜。
 
  “对, 就是这种味道,这就是天涯的草的味道。”
 
  黑色的土地,细细看去,却布满了一种高约半米,如同荷花一般的灰色的植物,这种植物就是秦瓣苦苦寻找的天涯草。
 
  只见,这两头鸵鸟面露凝重而又虔诚的跪立在,这一片充满密密麻麻天涯草的黑色土地之上,发出嘶哑而又神秘的吼叫声。
 
  然后小心翼翼的拔出一棵天涯草,然后二人分开放入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