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问道》头上三尺有神明 消解神圣后患无穷-佛教七宝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6-24 14:27:00  有1288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凤凰佛教原创节目《问道》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这个关键是有一些这样的情况,就是明显只身,不谈道理的这样的一些信息,咱们有的,有的就不来了解任何细节就直接的到处转发。这一点当时我是觉得,这个比较受触动,这个话题一提出来,就成了一个靶心了,各种围剿就上来了。不过我是个,说,也不够,智慧不够,就是那么大的智慧积淀,心理的承受也特别有限,所以这个有些反应,情绪上有些反应了。但不过我明白这样一点,只要是对于佛法僧三宝形象的调侃、戏谑,这个现象只要存在,我们就会站出来,站出来会挨骂,但是还是会站出来。

明贤:有一个网友他提一件事,就是说他自己在石景山那边,那边有一个叫做法海。

主持人:这个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就是戏谑佛教的现象反复出现,跟我们佛教界的声音比较弱,有一定的关系,能否可以这样去理解呢?

主持人:有很多的一个网友说,那么戏谑不仅是佛教,包括任何神圣的东西,那么我们很多人觉得不以为然,觉得无所谓。那么事实上它带来的危害常深的,我们并没有真正的认识到,它带来的这种危害会是多大,包括你对你整个民族的东西是一点一点的去消蚀,是一点一点给你,把你消化掉了一种东西。而它可能不像某一个重大的事件,一下子改变你一个民族,但是他可能就慢慢慢慢使你的民族,改变你自己的性格、你的性情、你的审美、你的灵魂和,是否有这样的情况?

徐斌:我觉得这个事情之所以发生,也跟中国现在处于的这个经济发展,处在这个阶段,所谓的缺乏核心价值观整个社会。恰恰是这个时候,是应该为文,艺学界,文艺界,还有这个教界应该做的一个事情。

滕征辉:自己有。

主持人:法海禅寺。

远:对。

戏谑之风为何愈演愈烈?

远:不是佛,更多是从文艺表现形式来说,大家就觉得一开始你弄个《忐忑》还凑合,你这越弄越弄越不像话了,是吧,像在舞台,那么就是说美感全无。原创《问道》头上三尺有神明 消解神圣后患无穷-佛教七宝这个时候你又把这个矛头,又指向佛教,那肯定的,这2亿人,起码说,虽然有不同意见,那就剩一半有一个亿,这些人不会饶了你,大家会起码用吐沫也把你淹死,这是一点。

主持人:比方说我们两位王教授都提到,那个电视,你既然能够这种戏谑佛教这样的一个节目,那你能不能给我们创造一种也让我们教界的人士,到你的那个里面,也表达一下我们一些内容。假设说,我们的能够给出这样的一种机会,你愿意去做他们的节目吗?

也有网友提到,百家讲坛等一些重视经典文化的节目,收视率一直非常高,那么很多没有读过几年书的老百姓,都感觉有收获,可见传统文化,对于今天中国人仍然有着巨大的魅力。那么怎样重拾传统文化,说当然不是像龚(琳娜)所谓这种创新。

远:有。

明贤:其实目前有一些这样的事例,像2006年央视就有《玄奘之》,就有钱文忠教授讲这个玄奘西行。这些他们就其实也基于《西游记》的那些故事一点一点还原,在历史上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具体做法就很值得推荐,就是相信以后,还会有很多好的,更好的出来。

主持人:他也不是说,非要对佛教、刮。

明贤:我想首先出现的这些情况,我站在一个佛的这个角度,应该比较乐观的来看待这件事。有些网友提出来说,你们佛是不是动嗔心,是不是这个烦恼很重,是不是好战,这个我是表示否认。但是提出这个问题,很感谢,这其实在我看来是件好事,这件事情的发生,实际反馈出来的是,社会目前的各层面,对于和对于这个佛教声音的一种。需要来把跟佛教相关的这些常识做一些,不一定说我们主动的站出去,现在是请到我们面前来了,这些问题已经谈不可。

明贤:这种低俗的现象的出来,这个所能激发起来的这个社会化的大反思,也会跟出来。所以我相信,不光是佛教界这样的呼吁,不光是我个人在这么谈,我觉得还会有很多的人来认识、来考虑这件事情,它未来的意义是什么。

娱乐底线如何划定?平等对话需要公共平台

这些情节在后来的文学作品里都给抹掉了,所以你看到白娘子是委委屈屈,了不得,然后又生了孩子多可怜。这所以文学,它是可以有各种倾向性的,文学要想说谁好,那最后就变成谁好。所以我们现在就要知道,文学既然是这样的,你有没有这能力,用另外一种文学的作品,来替代这种伪劣的文学作品,对吧。

主持人:我看您的微博里面,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表达了您好像很悲观的一个态度,像网友说的,有点像堂吉诃德那样去挑战风车的那种状况。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这么一个情况?

远:他就是觉得这个好玩,我编个歌,完了娱乐娱乐,我出个名,我现在搞创作忐忑不安都过去了,我得搞点的。我们如果理解龚琳娜的,也就是到此为止,你不要把她看的有什么,或者什么,这都不是,她实际上是。

主持人:很好。

主持人:本期《问道》的话题是:戏谑神圣何在?出何在?为何会反复出现戏谑神圣、戏谑的现象?戏谑神圣、戏谑、会带来哪些后果?娱乐底线如何划定?哪些神圣不能碰?教界是否也要承担相关的责任?教界与艺术界有对话的必要吗?针对上述问题,我想请嘉宾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与网友做个交流。

那么他们之间会经常的对一些教符号,一些比如说像,这个石界碑,教符号进行一些。比如说那个,门口,或者是市民广场门口允不允许竖立这个界碑这个东西,这些东西的话,或者说我创作我拍,比如说以前比较流行这个电影叫《圣诞日》,这个是梅尔杰克森导演的这个,就了很多东西。那么这个他们这个界线怎么划分呢?他怎么讨论这个问题?正反双方全部到了最高法院平台来讲。就是你有你的看法,你以法律的语言来讲出来,我有我的看法我以法律的语言表达出来,因为对待任何人都是平等。大家都按照一个的讨论,一个话语和范畴来讨论这个问题,最终由谁,由最高法院九个大,我来统一划分。这个线要划到什么程度,可以挂在这个不,所谓这个,所谓教这个底线。这个底线到底有没有由来说的算,这是一个美国的一个模本,一个解决方案,我觉得是可以供我们一个参考。

明贤:法海禅寺底下有一个排水沟,门头沟那边,他修那个工程,正修着的时候,这个他考虑在那个沟里面,立一个,立一块石头,写一个法海禅天。其中的一位,工程到后来,一位老人家,老奶奶从旁边过,什么法海禅天,竟是多管闲事,破家家庭。这位他就回答,他就说,那看样子,如果是让你儿子去跟蛇精一块过日子,你还会很喜欢。她马上变了一个人似的,你这伙子怎么说话呢,你怎么能这么咒我呢。

“破邪”的积极性更衬出“显正”的进步

另外,我们现在觉得这件事发展到今天,其实很重要一个,就是一个平等,就是可能我们这个法律博士,有更多的这方面的一个发言权。就是平等你这个,,你既然能够让她唱一个,可以说扭曲佛教形象这种歌曲,这样戏谑,那人家三宝,从正面形象来播的,创作的歌曲你要不要播,对吧。你没有,马上一下没有这个歌曲,你能不能让大家讨论讨论这件事?

第三个,她去要许仙的时候,水漫金山,淹了无数的人,这她善用她的,你知道吧。当时给她到雷锋塔底下这常,非常正常的三个理由,她伤及。

明贤:这个刚开始的时候,是有一点这样问题,因为我对于这个目前的一些戏谑的社会情况,我倒是能够想得通的。我觉得大家这个阅历不一样,也不了解佛教常识,这个出现这些情况,我们需要耐心的说明。只是说有些反馈,这个可能是让自己觉得这个比较受打动,比如说,尤其是教内的一些声音,有的坚壁清野,不容许来参与这个话题。有的就直接说,我们自己就行了,没有必要去谈这件事。

徐斌:话语学。

第二点,过去的故事情节,是她为了帮助许仙得到财产,聚财,而且创造自己一个形象,是有小青向杭州城里边撒播这个瘟疫,她后来是给病了,一治就好,她造的她不弄好。那不是跟细菌战一样,对吧,你731部队到现在都是,对不对,那个病毒是你造的,然后你回来又给病,你装什么,老百姓讲话你装什么,这是她第二个。

明贤:舆情公关。就是说不管我这个作品到底是有没有你佛教,有没有这个戏弄你佛教,反正我先把他推出去,然后在第一时间里面,大量的,埋藏了大量了提前准备好的那些评论,就发上去。发上去了以后,就使得的个导向,一边倒,强势的导向到一个一定要把这个东西推出来的地步。

远:我觉得现在不光是这一方面。首先就是,我们叫戏说也好,戏谑也好,这个是近年来愈演愈烈。当然说实在的,他这次是碰到礁石上了,对吧。因为教、伊斯兰教他不敢戏谑,对吧,拿个佛教、开玩笑。在这之前,他已经把中国很多东西,都开过玩笑了,闹得也不像样子。就是我们这一代成长起来的,很多孩子会留下一些很恶劣的印象,这个印象。比如说,中国都在干吗,天天都是后宫里,天天不是这个老婆,就那个老婆。他要都那样,中国哪有那么久的一个?

明贤:可能现在在实际这个娱乐圈的一些,一些个运作方式上,佛教音乐歌曲大全李娜这里面它存在着一种,存在在一种不对平等的东西,好像有一个词汇叫做

主持人:这次事件,就是我们通过网友的一些评论,我们也感到很欣慰。很多网友,并不是佛,因为从他们说话言语里面感觉出来,你像念这么一段。有一个网友叫“失却口”,他自己的名字,他是这么说,“对未知的领域保持一种尊重,不去过多的评判,这是智者的态度。当到对方觉得对方是,小题大做,这是自己不懂礼貌。”他应该是,他更多是从这个特别自然,特别平和的角度,来看待这种事情。那么他接着就是提到这样,那么“当娱乐到教,者不应该,者应该宽容娱乐,认为两者应该平等,这是对教的不公平,也是对的人不公平”。

所以这里有一个在佛教观念上的一个“破邪”和“显正”的一个关联。如果说,目前我们存在,我们在做一件“破邪”具备积极性的事件,这个实际上也反映了,目的我们在“显正”方面的一种进步,这个积极性咱们是想要去维系它的。曾经也有网友在问,就是说这件事情,我做到什么程度?我的看法实际上就很简单,我们作为佛,就是只要是哪里这个戏谑三宝的情况还存在,我们就在哪里出现。所谓“俯引弱进谈,乐到礼亦到”。这个如果是说,有尊重有,我们也相互尊重,这是一定不错的。但如果是说,这种戏谑情况还存在,那我们也要把佛教的这个正常的声音,也应该表达出来,我个人是在这样看这件事。

滕征辉:确实有一句老话,叫三尺头上有神明,这个神明,我理解是一种借体,是对佛的,对大众的一种心。曾经有一个朋友他做生意做亏了,大家就说你这个是什么样的问题。后来他觉得主要的问题,还是他不够,如果是真正三宝,勤劳致富,他一定(成功)。他可以被蒙得掉,他头上那个神明是蒙不掉的,我比较相信这个。

主持人:就是炒作。

徐斌:对,这还是一个平等的。

主持人:这个问题其实又绕回来了,因为创作者会觉得我没有过这条线,你说你过这条线了。我们双方有这种可能吗?我们一起来确定一条线,你也不过线,我也不过你的线,是否能存在这样的可能?

明贤:我愿意。如果是说还有这个“法海你不懂爱”,还在那里唱,我们可以谈,因为这个从具体的这件事情上来说,我相信,道理是说得明白的,大家是能够听得清楚的。不管是这个像调侃戏谑的这些声音在哪里,只要是有我们说话的这个,我们去说一定有用。我相信这个,从社会大众这个最基础的,这个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一个心理来说,首先一点是求真的,这个希望要追求一个真实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像我们里面的话,特别针对这个,有一个比较形象一个表述,就是说为什么重要,是因为我们恰恰一个社会要形成一个思想的市场。为什么要,大家要你的,恰恰你要好的声音、坏的声音全部到这个市场上来,公开进行竞争,真理就会凸显出来,所以我说比较赞成王教授,佛教电影因果报应轮回,包括上海的王雷泉教授的这个提议,就是说你的话,你,,包括这些公共传媒平台,就是要创造你这种的思想市场,而不能形成垄断。你只接受了这个差的,了这个声音,你却不让个佛教的正面的声音来进行,在这个平等的舞台和平等的市场进行竞争,这就是搞垄断,这个是,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所以我觉得这个常适合的,恰恰是,这我觉得也应该是这个包括国家的教协会,教理事会,佛教协会包括还有这个国家应该联合起来,抵制这一股歪风吧。

主持人:老锣和龚琳娜,他们本身可能就对中国文化不太了解。其实你看今年那个春晚里面,一说到蛇,好像就没有别的题材,好像只有白娘子。只有很少数的那个和文章里面才提到,我们古代的,就像女娲都和蛇有密切的关系,可见就是传统文化这样,这些内容确确实实也是到了一个很危机的地步。如果是传统文化是一个很厚重的被我们继承下来,这样一个低俗的一个作品,可能老百姓一眼就能辨别出来,而且我估计他们的主创人员,可能自己也就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

明贤:是,尤其是在人们心目当中,对于传统的佛教,至少还是存在着一种比较美善的一个概念。比如说出家人的形象是慈悲,佛是善意的,至少还有这样的。但是目前的这个,类似这样事件出来,就把人们心目当中的这些美善的,这个佛教符号,就一点一点的给他消解掉。这消解掉了是人们内心里面,就把这个诚信,相互的这种,这种这个契约意识,在法律系统以外的人和人之间,就需要的这种相互的意识,就把它给了,这个可能是更麻烦的。

主持人:在我的记忆里面,就是也是去年,有一个剧组,也请我们一个作为他们的佛教专家、顾问,来看他们的一个剧本。他的剧本也涉及到你刚才提到六祖慧能。他的剧本创作能够请参加,应该说总体上他本身没有想戏谑佛教的意思,应该说他表现出很好的尊重。但是他的创作内容里面,确实涉及到一个问题,他把六祖慧能写成一个武功高手,那么提出了自己的见解,然后剧组说,哎呀,我要不这样写,就没有人看。

主持人:也就是说,至少是如果他们能够走出一步,也是为这个教界、艺术界这个对话,也创造这样一个平台,就是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平台,应该说是教界本身,他话语应该还是比较弱的,他还没有上升那一步。

滕征辉:蛇的形象不光是这种负面的。

远:我觉得你刚才说两界不够,就是他实际上不光是教界和这个所谓艺术界,他们也代表不了艺术界。应该说是,教界、文化界、艺术界,甚至于其他的人,都有可能参与到这个里面来,因为它涉及的事也是很广的。但是我现在更多的是,想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说用咱们现在通用的一个词,就是当副能量正强的情况下的时候,你光用破的方式,不能够完全解决问题,对吧。因为过去讲不破不立,但是破了不一定就是立了,你现在说“法海你不懂爱”,但是你现在有没有能够立即用另外一种实际行为来反击。就是你比如说这个大音乐家马上就出来作为一个法海颂,我就唱,我或者说像头几年那个,演的《济公传》似的,南无,都唱的那个很好听的。那你如果跟他抗衡的时候,最有力的,让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另外的一个法海,另外一首歌曲出来,我觉得比你这种更有力量。

远:但是这次,也可以说中央已经很重视,就是这种极端娱乐化的,这个正式下文已经过了。但是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这个事件,他是撞到礁石上了,而且我觉得也恰好是由于龚琳娜,她这个表演的也过分。就是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比如说音乐角度,也超乎大家的耳膜承受力,大家觉得已经不是美感,这是喧闹丑感,一样在那儿跳。

徐斌:我觉得前面第二场的时候,我听到王教授一个就特别好,就是说他认为的话,对于这些负面的影响,你恰恰要发出你正面声音,你要给出好的那个作品,你也来让大家,大众知道,真正的法海是什么样。恰恰说不把这个当做一个简单的一个娱乐事件,而当做一个文化事件,一个佛教必要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事件,我觉得这个思就特别好。

编者按:“法海事件”引发的大讨论,展现了一片值得珍惜的!凤凰佛教以《问道》为平台,相约佛教界、学术界、文艺界、法律界、在校大学生等相关人士,到场的嘉宾有北海禅院住持,青海湖塔管委会主任的明贤,中国社科院世界教所研究员、高级中心主任远,作家滕征辉,大学博士徐斌,借法海事件,追问底线,回溯历史本源,还原事件真实。以下为视频的文字实录:

我觉得我们在这次事件中,也算是看到的很欣慰的一个方面,那就是不仅仅佛、佛教界人士的感情、教的的角度,在做这种护教的行为。而很多的网友,也是从这个娱乐的底线,文化的底线,甚至一个民族的的底线,来看待这件事情。也支持佛教界和学者对于这种娱乐无底线的反击和。

你看就是在这里面我感觉到有一种矛盾,他既有对教,特别是对佛教的一种心,同时他又觉得我把一个大师写成一个武功高手,我并不觉得是一个很突破底线的事情。就是这个线,◆1.89情花有毒◆。就是这条线,我觉得怎么看这条线,因为佛教表明他的一种宽容,他不会产生那种很激烈的一种报复层次,我觉得这也是好的事。因为也会使很多的作者,他就愿意接触佛教的题材,这不见得是一个坏事情,而且他觉得佛教,接触佛教题材也不会产生很大的(负面)东西。那么总体上大部分作者都是善意的情况下,他这条线,你比如说我这样一个,普通的一个,或者一个很着名的一个,那个就是祖师,我让他能够飞檐走壁,这个也算不上一条线。就是在我们下面的过程中,会不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因为如果把这个线可以放开,那他会不会又去再去突破一条线,你架的一条线,会不会再去突破一条线?

主持人:我们请徐博士,说说王教授的这个要是合不合理?

徐斌:刚才主持人的话,也提醒了我有一点,就是这次事件的话,可能是涉及到湖南。大家可以按照平常时的看,湖南是最年轻化的一个电视平台,它面对的受众的话基本上是80后,90后,其实这里就涉及到一个刚才大家谈论的这个文化教育的问题。如果这个地方你源头不掐好的话,整个从90后,包括00后的这个文化教育就已经歪,所以我觉得还是挺重要的一个事情。

明贤:这个“法海你不懂爱”这件事情,它不是,首先它不是单纯的出自于佛教内部的不够反思。这个它有一些社会上存在的固有的问题。所以我倒是这样看,我同意,陈坚教授这个提法。我还想补充一点的就是这个本身,本身“破邪”的积极性,它就说明“显正”的一种进步。这个,目前我们这个话题,能够提上来说,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反思了。对于“不合理”的这个的这个讨论,其实也意味着对于“合理”的一种反思在里面,两者可能不是矛盾的,应该说相辅相成,彼此都需要。

我倒是有一个看法,最近我们圈子讨论很多,就是说20年以后中国是世界最贫穷的国家,这个说法很多,我们很多担忧。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缺少一个,国家思想基础和这个,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也就是很有强大的基础,没有基础,法律的执行就容易很偏颇,行业就容易走歪。所以我倒是呼吁,这个事情,就用我们念书时候,那句话说,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这样比较现实。

明贤:对,就是有一些事件,这个本来是一个可能比较中性的,但是如果是有这种炒作意图,想把这件事情说坏,也一下自把它导向坏的方面。或者一下子导向到好的方面。这就现在这个在一些传媒的,这个下面隐藏着的一些现象,这种的就使得目前的这些事件就变复杂了。

滕征辉:我非常赞成,因为这里边,除了一个行业的一个行规,因为我们没有一个正规的协会目前,就是这个行业工会,那么现在一个靠国家的政策,了这么多,这么明显挖祖坟的行为,为什么不。第二个个人的的问题,我们既然敬祖、敬家、,为什么不能行为上能规范一下。我们可以看到王菲唱的《心经》,齐豫、李娜这些歌手,给多少人带来了眼泪和,龚琳娜这种形象能是真善美?

在去年的,2012年1月6号,凤凰网曾经发过我的一篇博客,点击量。我就谈到了一篇小说,是一篇十分的小说,它七月份出版之后,短短不到半年时间,排行榜排第一,主人公是我们六祖慧能大师,写的比西门庆还西门庆。我实在有点看不过去了,所以写了的文章。后来通过这件事情,我也在想,当时这个作者曾经说过,说我如果是,我是准备几种死法,的和的,我很可能被那些没参透的佛。所以我们今天说这个事是不是我们几位都没参透?曾经讲过,就是是应化,三十三相,其中金刚相也很重要,尤其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需要狮子吼,需要发出海潮音。

还有一个网友,他说就这样对佛教的,不正反映了对的,那么希望这一振臂,能够使一些人回过神来,真正去了解一下先哲,了解一下历史,了解一下。这也是网友的一个呼声。

主持人:在我们文章的评论里面,我看很多参与评论的并不仅仅是佛。

主持人:那就是有一种戏谑之风。

重拾传统文化还原白蛇“三罪”

所以我现在很多情况我想的是,包括这次说来这做这个节目,大家一起谈一谈。我觉得这是好的,但是在我现在的生活中,我更多的是要求我自己,或者我的学生们,用十分之一的时间,去考虑别人做的对不对,甚至于去别人,但是都不愿意对外宣传。十分之九的时间想想我应该怎么做,他做的不好,那我们做什么,能够做的好,能够于,能够使正能量不断的增长,我觉得这是更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东西。

主持人:网友也是这样表达的,就是对两个作品希望不要再。

明贤:我觉得就老百姓来说,大众他也有一个识别和选择的眼光。

远:我对这个有一个看法,就是刚才,在讨论中大家也提到过一个,就是这里边,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大量发生的一个,就是你创作一个艺术形象,和你用一个真名创作形象,是有很大的法律的差异的,对吧。那个你现在假设说,把、把穆罕默德两人弄成一个飞檐走壁,你敢不敢,你不敢,对吧。你把慧能弄一个你就敢,那为什么呢?就是说在你心目中,你缺乏这条线,第一个神圣的线,你心里没有,第二一个就是法律的线你没有。因为你不能随意的,虽然他是一个历史人物,坚固梵行禁戒大心不退再修禅定自然开发;首先得到宿命通-元始天尊和如来。他但是受到别人的敬仰,就我们这个僧人讲话,你也有祖先,那那个就我们的祖先,你凭什么来我的祖先,你随便编排我的祖先,这是不可以的。但是你如果我说不叫慧能,我编了一个人物他叫能慧,没人找你,你随便,对吧,因为你是创造了一个的,一个人工、草拟的形象。那你创造这个形象他也可能是善的,也可能是恶的,他是僧人,或者不是僧人,都是跟别人没关系,那是你创作的。但是你现在点名点姓的在说某某,那你明显的这个是越线了,这个底线一定要有的。所以我觉得你创作,又回到刚才说的,那你一定要考虑到,你的是不是了别人的,是不是把别人的也。这个杠杆如果没有的话,我们这个社会就没法达到一种和谐,就是允许你骂人,不许别人来跟你,跟你算账,这是不可以的。

滕征辉:我是做过几年音乐编辑,不知道金铁霖老师和周文杰老师怎么想,反正我对龚琳娜老师的歌和表演,从艺术上我也接受不了。所以艺术这个道,不能忘了正能量和,这样的一个前提。

我觉得搞艺术的人,实际上他们挺不容易的,大多数完全是靠自己,在江湖上跑生活,也没有什么真正的组织什么在关心他们。但是他们也有个现象,大多数都是男戴,女戴佛,你看他们的手上都戴着串,脖子上都挂着东西,佛言佛语的也能说。所以这有这个互相理解的问题,我倒是觉得为了生活,我们、拜可以求福德。但是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给这个社会带来正能量,别了手上这个串,自己挣到的那些钱,还有我们下一代。

明贤:对,其实蛇的这个形象,比如说龙树,他的造相里面,他这个里头是七只灵蛇。蛇来表证了在佛教的意义,是这个在不明白贪嗔痴有坏处的时候,这个烦恼毒蛇会盘踞在心里,如果是说要明白了它的坏处,蛇马上翻转成为智慧。

远:如果节减的办法,就是说能不能约定俗成的,就是大家逐渐的有这么一个意识,还是那句话,你点名点姓的,实人实姓的,你就要尊重人家,他的真实的身份。如果你要创造艺术形象,你就不要用这个名字,你有你的创造,对吧。如果这些作品,他负面东西,他又没点名没点姓的,他创造出来,你作为一个佛,你认为不妥了。那你就创造一个好的一个作品来,在这个实际上做抵制,那么最终接受是谁呢,是由那个受众。那么就包括这种歌曲,如果说,他提供了这种方便,说你们学者也好,你们其他的人也好,可以来讲真实的法海。然后有人又创作了一个关于法海的一个新的歌曲,我都可以给你播,当然你这些解释和你创作的歌曲,最后观众都不爱看,说就是不接受。这个时候你就不能用个强制的手段了,对吧,你说你非得喜欢我说这个法海,她龚琳娜唱那个你不许听,这在现实社会里是不可以的,而且以是违法的,对不对。

远:就是作为文学作品,它有很大的可塑性。就是我们这几十年看到的这个《白蛇传》,许仙、法海,整个这个形象的,这个到现在大家心目中形成的,都是从五四运动以来塑造的。但是你知道原来对白蛇,为什么会镇到雷锋塔底下,这老百姓在过去时代是知道的。白娘子是有三大的,第一个,就是她是以妖祸人,因为过去就是说一个动物要变形,彻底的脱离,她要吸收很多的精华,她要缠住别人,以色媚人,实际上许仙是中毒的,这是原来故事的一个根本。

远:对。

主持人:我们看到有一些那个学者,也表达我们自身的一个反思,就是教界自身的反思。其中我看到的一篇稿子是,陈坚教授,他这样说,他说“龚琳娜需要反思,佛教界更应该反思。试想社会上没有良好的佛教氛围,对佛教自觉尊重,究竟是谁的责任?社会自然有责任,但佛教自身更有责任。现在国家教政策那么好,如果佛教界能够齐心协力,通过种种方式,努力,引领,接触,引导出浓郁的佛教氛围,那就不会再出现“法海你不懂爱”这种尴尬之事。要不然接着“法海你不懂爱”还会出现,“慧能你不懂爱”,甚至“释迦摩尼”你不懂爱“。对于陈坚教授他这样的观点,你怎么看?

徐斌:王老师可能就谈的就是显正这方面的要素。

远:对,所以我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我现在没这个时间,有时间我们重新写一部《新新白蛇传》。我告诉你就找一个比赵雅之还漂亮的女演员来演这个事,但是她要透出她的妖气,她的媚。然后她怎么样的人到最后,就这三大,如果出来,把那个许仙都的没了,法海一见很。你到最后就是法海同情他们之间这种结合,有这个孩子,但是法海处于,就是我一定要消灭你这个妖孽,否则的话,你会,她会害很多人的,对不对。这个写出来,老百姓照样接受,那里面有具体情节,看来看去,看来看去,觉海是,对吧。你要想让大家觉海是,一方面是要跟龚琳娜有这种交涉,更重要的还不是,甚至于可以说龚琳娜也是一个者,因为她跟老锣哪知道什么中国文化,他不知道。

徐斌:我觉得可能关键问题是缺乏,目前社会的话,缺乏一个比较大家权威的一个交流平台。有这个交流平台,或者是评价体系,能够大家,有这个交流平台以后,大家能够双方,通过不断的博弈,或者是商讨,来形成一个评价体系,这样子双方都会可以认同这个评价体系。像这个我觉得可以参考一下,美国的一个现象,包括美国大家比如说,比较知道美国的之争常严重的,他有多种,甚至你没听过的一些,他都会有。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