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音乐歌曲大全梵音-略述藏传佛教祖师像——佟春燕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6-26 2:56:00  有1029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11]《中国藏传佛教金铜造像艺术》(下卷)图版226,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版。

[4]《雍和宫佛像宝典》图版1,出版社2002年版。

[12]参见王森着《佛教发展史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74页。

[9]《宝藏——中国历史文物》(第二册)图版26,朝花出版社2000年版。

五世阿旺罗桑嘉措(1617-1682)之时地区的局势极为复杂,内部僧俗领主之间以及他们分别引进的青海的蒙古贵族各部者之间争斗不断。当时地区的噶玛噶举派强大,他们对格鲁派采取政策,格鲁派不得不采取对抗办法,1641年五世与四世派人赴青海密招固始汗率兵入藏,消灭了格鲁派的劲敌。1652年,五世受清顺治邀请进京,被正式册封为,格鲁派的影响达到鼎盛时期,许多重要是在五世时代建造完成的。五世所着的《王臣记》是一部记载历代王朝事记和王嗣传统的史册。五世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重要人物,其造像很多。

噶玛噶举派是噶举派的重要支派之一,是藏传佛教各派中最早采取制度的一派,以黑帽系和红帽系最着名。黑帽系得名于1256年元宪蒙哥赐给噶玛拔希的金边黑帽,这顶黑帽成为噶玛噶举派传承的标志。黑帽系的历代被称为噶玛巴,此系以噶玛丹萨寺和楚布寺为主寺。红帽系则始于该系第一世扎巴僧格(1283-1349),他曾被元帝室封为国师,受赐红色国师帽,自此开始红帽系的体系。红帽系的历代被称为夏玛巴,他们先以乃郎寺,后以羊八井为主寺。18世纪时第十世夏玛巴廓尔喀入侵,引起清乾隆。1791年,乾隆红帽系。因此红帽系的只有十世,其造像也较少。黑帽系和红帽系的祖师头冠样式相同,只是颜色不同,在唐卡上容易区分,而铜像因颜色易磨蚀,则较难区分,一般可通过铭文来区别。

(二)噶丹派祖师

却吉旺秋(1584-1635)是噶玛噶举派红帽系第六世。他曾在前后藏各地,众多,并得到当时掌握地方的第悉藏巴的[10]。却吉旺秋像头戴红色噶举派头冠[11]。

[13)《中国藏传佛教雕塑全集2·金铜佛上》图版246,美术摄影出版社2001年版。

[1]参见王家鹏《》,《中国藏传佛教金铜造像艺术》(上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版,第27页。

藏传佛教的祖师像辨别起来具有一定的困难,一些祖师像有铭文,比较容易辨识;而没有铭文的祖师像就要参照历史文献及留存下来的唐卡进行辨识。

(四)萨迦派祖师

萨迦派创建于11世纪,13世纪中叶到14世纪中叶是该派发展的鼎盛时期,曾是地方占地位的,该派的人物曾任职中央,管理全国各地的佛教事务。13世纪中叶,地区纳入元朝版图,萨迦派的起过一定的作用[12]。萨迦派由衮噶宁波(1092-1158)建立,以“道果教授”为主要密法传承,以萨迦寺为主寺。

[8]《中国藏传佛教金铜造像艺术》(下卷)图版210,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版。

噶丹派是藏传佛教“后弘期”建立的第一个,其后建立的各派祖师几乎都与噶丹派有关。如,噶举派祖师玛尔巴曾向噶丹派祖师阿底峡求法;萨迦派第四祖萨迦班智达曾师从噶丹派学习教法;格鲁派祖师喀巴以噶丹派教法为基础创建了格鲁派。噶丹派是以全部佛语作为教义的一派,致力于密教修持。11、12世纪是噶丹派最为兴盛的时期。当格鲁派兴起后,噶丹派并入格鲁派,不再单独存在。噶丹派以热振寺为主寺,这派着名的祖师是阿底峡和他的仲敦。

仲敦(1005—1064)是阿底峡的重要,噶丹派的创建祖师。1045年初他开始传法。阿底峡在卫藏地区传法9年,期间仲敦一直跟随在他的左右,阿底峡将其全部所学传授给了仲敦。阿底峡圆寂后,仲敦成为阿底峡徒众的,修建热振寺。仲敦精通显密,虽没有受过比丘戒,不是僧人,但他却,广传佛教。仲敦的造像与其身份相符,多为在家者的造型,一般着俗装,蓄长发,身体稍胖,表情憨厚[8]。

藏传佛教的祖师包括藏传佛教各派的创始人或是对本派教理教义、教法的形成、起过重要作用的高僧以及藏传佛教的和印度大成就者,“由于各个的教理教义和教法大多是从印度传来的,因此祖师往往要追溯到印度的佛教大师……他们除了受到某个的尊奉外,也受到其他的。”[3]

宁玛派是藏传佛教的重要派之一,是唯一跨越“前弘期”和“后弘期”的派,其历史最为悠久。8世纪,古印度高僧生来藏佛教,他运用咒语降服了苯教诸神,将佛教密系统地传入地区。生留下的教法成为宁玛派教义和教法的核心。“朗达玛灭佛”期间,宁玛派靠该派信徒在家族中以父子相传的形式而得以延续。但由于当时苯教影响广泛,因此宁玛派传承的教法当中了部分苯教的内容。到11世纪,素尔波且祖孙三代才将宁玛派的经典进行了系统整理,并建寺传法。桑耶寺是传授和翻译宁玛派典籍的最早场所,它是8世纪时由寂护和生设计建造的。宁玛派后来还修建了多吉扎、敏珠林等。

早期佛教的发展可谓历经艰辛,祖师与藏传佛教发展史联系紧密。从7世纪松赞干布(629-650年在位)引进佛教到9世纪“朗达玛灭佛”前的二百年间,征途2S 玩家分享新区70+完美轻松-轩辕传奇屏蔽玩家被藏传佛教史称为“前弘期”。前弘期的赞普松赞干布、赤松德赞和赤祖德赞对佛教的发展贡献甚大,他们被称为“祖孙三代”。松赞干布迎娶佛教的尼泊尔尺尊公主和大唐文成公主,修建大、小昭寺,将佛教引入;赤松德赞(755-797年在位)邀请古印度佛教高僧寂护、生到吐蕃传教,修建桑耶寺,剃度吐蕃子弟出家,建立了完整的佛教僧伽制度;赤祖德赞(约815-838年在位)极端佞佛,使佛教迅速扩大。而9世纪中叶,赞普达摩(俗称朗达玛,约838-842年在位)对佛教采取了摧毁态度,藏僧还俗或弃佛归苯,关闭,佛像、,史称“朗达玛灭佛”。这段时间持续了近二百年,佛教在几乎绝灭。10世纪末,佛教从阿里和康区复兴,这就是藏传佛教史所说的“后弘期”,佛教逐渐成为地区的全民。11世纪初,古格王派人到印度学佛,修建,翻译,邀请印度僧人阿底峡入藏传法。此后,藏传佛教的宁玛派、噶丹派、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相继产生,各派的祖师及高僧辈出。祖师像是藏传佛教发展史的重要,了解祖师像便能更好地理解藏传佛教发展史。

(一)宁玛派祖师

噶举派是藏传佛教各派中支系最多、最为庞杂的一派,它最初就有香巴噶举和塔波噶举两个传承,后来发展成四大派、八小派。噶举派以师徒间相传的密诀为主,重视密法的。

[3]陈庆英《祖师》,《中国藏传佛教金铜造像艺术》(下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版,第588页。

八思巴(1235—1280)是萨迦五祖中的第五祖。1253年,八思巴在六盘山谒见忽必烈,为忽必烈和皇后,被忽必烈尊为导师。1260年,忽必烈即汗位后,任命八思巴为国师。后命八思巴以国师身份兼领总制院事,掌管全国佛教事务和地方行政事务。八思巴曾奉忽必烈之命造蒙古文字,因造字有功,被封为“帝师大宝”。八思巴还是促使政教合一的关键人物。八思巴的形象常出现在萨迦五祖或表现萨迦祖师源流的唐卡中,造像形式多为头戴平顶帽,左手结禅定印并捧或摩尼宝珠。八思巴所戴的平顶帽是萨迦派祖师特有的头冠样式。

(五)格鲁派祖师

藏传佛教文化可以通过各种造像来诠释的,众多造像中尤以祖师像为独特,祖师既是现实中的人物,又是膜拜的对象。历代工匠塑造了大量具有写实风格的祖师像,以供人们。藏传佛教林立,各派祖师的标识不同,装饰不同,其中头冠样式是各派的主要区别之一。噶举派的头冠是元代的国师帽,帽边两侧向上翻,帽前饰有日月的标志;萨迦派的头冠为筒形平顶帽,有的还将两边卷在头顶;格鲁派头冠多为尖顶班智达帽。

和是格鲁派两大重要的系统。“”的名号始于三世索南嘉措。1578年,蒙古土默特部首领俺答汗赠给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的尊号。1652年,五世应召觐见清顺治,被“西天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称号及金册、金印,清正式确定了在教上的地位。“”的名号始于四世罗桑却吉坚赞。1645年,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赠罗桑却吉坚赞以“博克多”的称号,1662年罗桑却吉坚赞圆寂后,五世为他选定灵童,追认罗桑却吉坚赞为四世。1713年,清康熙帝封五世为“额尔德尼”并赐金印,从而确立了在教上的地位。

二、藏传佛教各派的祖师

都松钦巴(1110-1193)是噶玛噶举派的创始人,被认为是噶玛噶举派的第一世。他曾跟随各派名人学习显密教法,在时以着称。他的造像一般头戴噶举派的国师帽,帽两侧向上卷起,帽的前沿带有日月图案,这种帽式是噶举派高僧特有的标识。都松钦巴认为自己是迦叶佛的,能言善辩,面相苍老。因此,面相清瘦苍老的噶举派祖师造像一般都被认为是都松钦巴像。

三、结语

[2]扎雅·诺丹西绕着,谢继胜译《教艺术》,大成佛教显宗密宗区别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29页。

格鲁派是藏传佛教诸多派中最晚形成的一个重要派别。15世纪初,喀巴针对当时各派不守、的状况,发起了以为核心的教,创立格鲁派。他提倡苦修,要求本派僧人;在教义上偏重佛教显学习,要求僧人只有在学完显各法后,才能学习密。格鲁派的教理教义与喀佛教音乐歌曲大全梵音-略述藏传佛教祖师像——佟春燕巴的理论思想密切相关。该派建立了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和扎什伦布寺四大主寺。

藏传佛教汇聚了佛教的显、密和藏地苯教等内容,具有鲜明的地方和民族特色。藏传佛教的神系庞杂,除了佛外,还将祖师、本尊、佛母和也作其特有的供养对象,其中又以祖师的供养为首位。本文试对藏传佛教的祖师像谈一些看法,不妥之处,敬请专家。

(三)噶举派祖师

寂护是8世纪着名的印度高僧,是宁玛派尊奉的祖师。赤松德赞在位期间,寂护曾两次受邀到吐蕃佛教,将印度佛教系统地引入到了地区,对佛教在的做出了重要贡献。约在763年,寂护第一次到吐蕃传教,主要宣讲“十善”、“十八界”、“十二因缘”等佛教基本理论。由于“当时恰值藏地发生饥馑,疾疫流行,反对佛教的人们就借口这些灾荒都是因请寂护来藏,引起苯教神只不满,而对藏人所的惩罚。于是又把寂护回尼泊尔。寂护临行时赞普延请生进藏”[6]。在生降伏苯教后,寂护再次入藏佛教。他与生一起主持修建桑耶寺,担任吐蕃出家七人剃度的堪布,建立了僧团组织,为佛教在吐蕃地区的奠定了基础。寂护与生、赤松德赞被称为“师君三尊”,藏传佛教密宗咒语大全,这是对他在吐蕃佛教贡献的肯定。寂护是古印度着名的佛教“东部三中观师”之一,主要宣讲佛教大乘的中观思想,重视对佛教律论和显理论的翻译,所以寂护在藏传佛教显中具有较高地位。但吐蕃时期的佛要是推崇密教法,忽视显理论,故有关寂护的记载与造像较少。中心插页图的寂护像是“师君三尊”中的一尊。

[14]《雍和宫佛像宝典》图版9,出版社2002年版。

祖师对藏传佛教的发展和传承起有重要作用,他们是藏传佛教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人物,认识和了解祖师像有助于进一步学习和研究藏传佛教发展史。

[6]王森着《佛教发展史略》,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8页。

生是宁玛派的祖师,也是藏传佛教各派共同尊奉的祖师。由于他对藏传佛教的重大影响,其金铜造像很多,且标识明显。生的标准像是头戴佛冠,头冠两侧和前部向上卷起,冠上插有金刚杵和翎羽,身披袈裟,左手托颅器,右手持金刚杵,寺功德箱有创收指标佛像明码标价 佛曰:!。左臂挽三骷天杖[4]。生的造像是所有祖师像中比较独特的一位,他是高僧,因此他头戴佛冠,代表其密学识;他还是密咒师,所以他会持有颅器、金刚杵这样的[5]。因生不仅受到宁玛派的尊奉,还受其他各派的尊奉,所以也有生像的头冠样式与噶举派头冠相似,这应是噶举派所的;生像较为少见的一种是头冠顶端呈圆柱形,帽子后面的披巾垂至肩部,左手托钵,右手持金刚杵。生的造像虽然服饰和冠饰不同,但其手中一定持有。

[10]陈庆英《祖师》,《中国藏传佛教金铜造像艺术》(下卷),人民美术出版社2000年版,第496页。

噶举派的创建祖师是玛尔巴(1012-1097),他曾多次去印度、尼泊尔学习佛教。米拉日巴(1040-1123)是噶举派的第二代祖师。他从小过着富裕生活,但7岁时父亲过世,其家产被伯父。为报复伯父,米拉日巴外出学习苯教巫术,咒杀仇人。他因伤人过多而深感内疚,开始学习佛教。米拉日巴师从玛尔巴学习密法,获得很高成就,还培养了热穹和塔波拉结等众多。米拉日巴一生没有出家,也没有建立,传法多以野外为道场,喜欢以说唱的形式传教。他的标准造像是身体瘦弱,右手上举,表现其吟诵、说法传教的形象[9]。米拉日巴像有身披华丽袈裟的说,较为少见。

四世罗桑却吉坚赞(1567-1662)是格鲁派取得政教权的关键人物。他原是扎什伦布寺的主持,由于格鲁派受到排挤,四世被害,他被请到拉萨主持政务。他与五世联合固始汗打败藏巴汉,巩固了格鲁派在藏地的。四世不仅是博学多闻的佛教大师,还是一位心胸宽大的,主张各间不应争斗,应互相尊重[14]。四世年老后一直居于扎什伦布寺,在教界具有很高地位。

[5]《中国藏传佛教雕塑全集2·金铜佛上》图版245,美术摄影出版社2001年版。

噶玛拔希(1204-1283)是噶玛噶举派黑帽系的第二世。1256年,噶玛拔希受到元宪蒙哥的召见,被金边黑帽。忽必烈继汗位后,噶玛拔希因有帮助阿里不哥争夺汗位的嫌疑,被逮,备受,但噶玛拔希却活了下来,因此他在藏族人中享有神一般的崇高地位,是佛教传说中仅次于生的一位人物。1264年,噶玛拔希获释,得到忽必烈的许可,继续在康区、、甘肃、青海一带传教,扩大了噶玛噶举派的影响。噶玛拔希的造像特点是头戴金边黑帽,下巴上留有胡须。在历代噶玛派中,噶玛拔希是唯一留有胡须的祖师。金边黑帽是元宪蒙哥的国师帽,噶举派祖师多带有这样的头冠,这也是噶举派与其他形象上的重要区别。

喀巴(1357—1419)自幼受到良好的教教育,对显密造诣颇深。他以噶丹派教义为基础,吸纳其他各派所长,创建格鲁派,这派以戴帽为特征,俗称“黄教”。喀巴的教在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喀巴的造像较多,一般为头戴班智达帽,身着袈裟,双手结说法印;由于他被认为是文殊的,因此他的标识是肩花上有剑和。由于受到内地造像风格的影响,喀巴的有些造像明显呈现出内地风格的“福相”[13]。

[7]《宝藏——中国历史文物》(第二册)图版21,朝花出版社2000年版。

【注释】

六世仓央嘉措(1683-1706)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五世圆寂后,第巴桑结嘉措秘不发丧15年,后受形势,无奈之下才让六世“坐床”,但由于地区阶级间的夺利斗争持续不断,六世遂成为品,1706年,他在被进京的途中病死,年仅23岁。六世虽为教,但却向往的生活,他所创作的诗歌在藏族文学史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六世的造像多显生动活泼,充分显示了他作为诗人的特征。

一、尊奉祖师的缘由

佛教一般讲究佛、法、僧“三皈依”,而藏传佛教则强调“四皈依”,即、佛、法、僧。之所以被尊奉为最重要的皈依对象,是因为他是与佛法僧三宝的媒介和桥梁,他不仅为修持密法之门,还对教授和佛法有重要作用。在藏传佛教的过程中,要依靠、传授密法、指导方法,才能成功[1]。“当修学者已经培养出较高的水准之后,他应该拜求一位的密乘,由导引他进入坛城(供有诸佛、、本尊乃至祖师像的曼荼罗)之中。然后举行入门仪式。举行仪式时,习学密乘者必须发誓地恪守誓言,遵守和行动的准则。仪式完毕后,导师就可以指导观修的方法了。”[2]而被尊奉为“祖师”的人更是藏传佛教各的佼佼者,他们往往被视为佛、的,与佛、及各大本尊具有同等的地位。

阿底峡是大师,在藏传佛教“后弘期”最先将密法完整传入的人,这对藏传佛教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因此各派都将他视为主要传承祖师之一。阿底峡原是古印度萨霍尔国王子,曾任超岩寺主持。1042年,他应古格王的邀请进藏传法,培养出许多杰出的。阿底峡所着的《道灯论》是噶丹派的主要论着之一,也是“后弘期”最重要的着作。这本书对佛教各实现教理系统化和修持规范化起到了指导作用,是喀巴建立格鲁派学说体系的先导。阿底峡的标准像是身穿袈裟,头戴尖顶帽,双手结说法印,坐于座上,像的右后方有一佛塔[7]。佛塔又称噶丹塔,表示阿底峡佛教的功德如再世。阿底峡所戴的尖顶帽与格鲁派的尖顶帽相似,但他的帽子表面多有凸棱装饰。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