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中国佛教禅定的特质——华方田-释迦摩尼舍利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7-3 7:59:00  有1093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四谛说概而言之,即是“染净”。苦是痛苦的现象,集是产生痛苦的原因,这是染缘;灭是解除痛苦的结果,道是消灭痛苦的途径,这是净缘。禅定作为佛教修持的主要之一,就包含在道谛之中。

一、顿悟佛教源头

太虚大师曾说,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那么,禅的特质又是什么呢?这正是本文所要探讨的内容。本文认为,佛教 四谛 证卷,中国佛教禅定的特质在般若。

所谓止观,是指通过止息散心,观想简择,获得般若智慧的修持方法。这种方法,在印度原始佛教时期就已提出。《中阿含经》卷十五把“止观”视为舍念的“车”,《长阿含经》卷九也提出:“云何二修法?谓止与观。”那么,什么是止观呢?僧肇在《注维摩诘所说经》卷五说:“系心于缘谓之止,分别深达谓之观。”隋净影寺慧远在《大乘义章》卷十中说:“止者,外国名奢摩他,此翻名止。守心住缘,离于散动,故名为止;止心不乱,故复名定。观者,外国名毗婆舍那,此翻名观。于法推求简择名观,观达称慧。”止是指凝一,住心于一处,心止则为定。观是指观照,以通达事物,观成则为慧。“止观俱修”的思想在印度早期佛教中也有表述,《杂阿含经》卷十七载:“于止,终成于观;观已,亦成于止。谓圣,止观具修,得诸界。”止和观相互发明,相辅相成,是达至人生的重要途径。印度佛教止观思想传入中国后,中国僧多是从“三学”、“六度”的角度来讲止(定)与观(慧)。鸠摩罗什翻译开大乘般若学,主张把禅学与般若学熔为一炉,对禅学的发展产生了影响。东晋名僧道安及其慧远,把大乘义学与禅法结合起来,将禅发展成“禅观”,提倡各种禅观,以契入事物的实相。也就是说,东晋时已出现了把禅观与大乘般若学相结合的倾向。到了南北朝时期,由于国家的,佛教也出现了南北两地各异的局面。南方重教理,北方持,南方慧,北方定。天台三祖慧思虽讲止观并重,但也主要强调“由定发慧”。

在“止观”的基础上,智顗还进一步提出了“止观一体”的命题,强调止与观的无碍,这是智顗从其思想的性出发,对南北朝以来“由定发慧”思想的进一步发挥。智顗以为,止中有观,观中有止,佛教音乐大全下载止即是观,观即是止,止观是不二而二,二而不二的,《摩诃止观》卷三说:“止观自相会者,止亦名观,亦名不止;观亦名止,亦名不观。”止与观是无碍,互具互摄的,“言定即有慧,言慧即有定”,言止即有观,言观即有止,止中有观,观中有止,止观不即不离,不一不异。

正如说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只是要强调禅在中国佛教中的突出地位,并没有因此而忽略了中国佛教的其他方面一样;说中国佛教禅观的特质在般若,也只是就其实质而言,是从究竟的意义上说的,并不能因此而忽视禅定的其他方面。

三、止观双运定慧等学

佛教起源于印度,探讨中国佛教禅定的特质,不能不先回顾一下印度佛教。佛教的产生,源于佛祖释迦牟尼于毕钵罗树下的禅思。据载,佛祖释迦牟尼出家以后,禅定和苦行,历时六载,后于尼连禅河边的毕钵罗树下结跏趺坐,端身正念,静思冥索,家中问题应注意哪些问题-道教之音发誓:“我今若不证,无上大,宁可碎此身,终不起此座。”经过七天七夜(一说七七四十),终于证得无上,成道,从释迦牟尼悟道的经历来看,佛教正是来源于他在禅定中所证得的教智慧。恰如木村泰贤在《大乘佛教思想论》中所说,“若离禅观便无活的佛教”。释迦牟尼最终所证得的教体验和智慧,称为“无上大”,就是整个佛教教义的精髓所在。这种“无上”,也就是后来所谓的般若。

“禅的精髓在顿悟,在实相般若”(《禅派源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一九九八年八月第一版,第十一页)。禅主张“以心传心,见性成佛”,传心传的是佛的心印,而佛的心印就是般若;见性就是顿现自己本自具足的般若之智,据说释迦牟尼当初在灵山会上拈花,诸人不解其意,唯有大迦叶会意微笑,于是,佛祖就将佛教的“眼藏涅盘妙心”传于迦叶,这会心一笑便成为禅的源头活水。中国佛教禅的实际创始人是六祖慧能,慧能禅学思想的主要特点是“识心见性”和“顿悟成佛”。前者是他的本体论,说明“心”、“性”是成佛的依据:后者是他的教方,提出教的原则和方法,首先,慧能认为,人的“心”,“性”即为佛性,zippo哈雷蓝色。因此,“一切皆有佛性”,人人都可成佛,他说,人的本性是无染的,“人性本净”;“但能离相,性体”;“自性常”。他所谓的,是指那种除去了烦恼,染污而达至的纯真、清洁、寂静的状态。既然慧能在论上提自性本自具足,那么,在方上必然是“自悟”、“不假外求”。他说:“善知识,见自性自净,自作自性,自行佛行,自作自成佛道”;“救世度人须”。要,应依靠自己的力量,在主体自身用功夫,而不能遗其内而执其外。“自性心地以智慧观照,内外明澈,识自本心,若识本心,即是”;“闻其顿教,不假外修,但于自心,令自本性常起正见,烦恼尘劳,当时尽悟”。同时,在提倡“自悟”的大前提下,慧能还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方法。(1)无念为。他说:“我此,从上以来,顿渐皆立无念为,无相为体,无住为本。”“悟般若三昧,即是无念。何名无念?无念者,见一切法,不着一切法;遍一切处,不着一切处。”(2)定慧等学。慧能反对以前禅法中割裂定、慧的做法,主张定慧一致,他说:“我此,以定慧为本,第一勿迷言定慧别。定慧体一不二,即定是慧体,即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这种“定慧等”的主张,实际上是抬高慧而贬低旧有意义上的禅定,提倡一种活泼的、不拘形式的、自在的新禅法。(3)顿悟成佛。慧能的新禅法就是─顿悟成佛,就是“明心见性”。“我于忍处,一闻言下大悟,顿见真如本性”,“故知,即佛是,一念若悟,即是佛”,“前念迷即凡,后念悟即佛”,强调只要一念,即可顿入佛地,总之,慧能南禅的显着特点就是禅与般若的一体不二,“识心见性”就是体认人和事物本来面目,而事物的本来面目,就是实相般若;“顿悟成佛”也还是顿现般若之智,在这里,参禅就是求证般若实相,实相般若就是禅悟,般若就是禅的糟髓所在。

四、结语

最早把止(定)与观(慧)提升出来,作为佛教的根本方法,并正式提出止观不能偏废、大力提倡“止观”、“定慧等持”的是天台的智顗。他说:“若夫泥洹(涅)之法,入乃多途,论其急要,不出止、观二法。……止观岂非泥洹大果之要门、行人之胜,众德之指归,无上极果之正体也。”(《童蒙止观校释》正文第一页,中华书局,一九八八年六月版)

为什么说中国佛教禅定的特质在般若呢?本人拟从佛教的产生、三学六度和止观双运等方面加以论述。

二、三学六度智慧第一

从三学、六度上谈止观到融合般若学的禅观,从由定发慧到止观双运,中国佛教禅法的这一发展过程呈现出越来越重视智慧的特点。修止得定,修观得慧,只有以出的智慧修观,才能最终证得般若,顿悟成佛。

释迦出家乃至创立佛教,其根本目的,是为了断除一切所面对的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种种苦恼忧愁,寻求之道,这也就是中国佛常说的“了”。释迦悟道之后,首先宜说的是建立在缘起论之上的“四谛”说,这一学说是原始佛教的理论核心,一直为后来的佛所信受奉行。

小乘佛教所的道,包括以“八正道”为主的“七科三十七道品”。八正道又可归结为戒、定、慧三学,此三学通常被看成是佛教修持的全部。三学是相辅相成、密不可分的,戒是基础,依止于戒,心乃得定:定是承上启下的中心环节,由戒生定,因定发慧;慧为根本,依止于定,智慧乃生。实际上,在具体的实践中,禅定是最为重要的环节,是三学的中心。佛教所说的无上的智慧,只有通过禅定的才能获得,种种神秘的教体验,也只有在禅定中才能真正体。浩若烟海的佛教经论,无不强调禅定在中的重要作用。禅定既如此重要,为什么又说禅定的特质在般若(智慧)呢?这是因为,首先,禅定必须以智慧为目的。佛教虽然非常重视禅定,但佛教的终极目标是了生脱死、证成佛果。仅仅停留在禅修上,是不可能达至这一终极目标的。只有通过禅定,进而证得出的神圣智慧,才能超越,断除烦恼。其次,禅定必须以智慧为导向。佛教通常将智慧分为三种:即闻所成慧,指通过听闻佛法所得的智慧,思所成慧,指在闻所成慧基础上思虑所得的智慧;修所成慧,指以闻所成慧和思所成慧为指导,进行禅定,在禅定中的智慧。禅定的重要性在于能够贯通定、慧,由定发慧,这正是禅定的特质所在。如果离开了这一点,禅定便失去了,与、外道无异。

在中国佛教诣派禅法中,最能体现禅观的般若理体,独放异彩的,则是禅。《禅派源流》一书的《绪论》中说:“在佛教各里面,惟三论与禅独标真谛,直显般若的理体。在这两之内,三论的教法,尚可借诸经论说示;而禅的行证,则必须于上体会。所以三论又称为观照般若之教,而禅又称为实相般若之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杜,一九九八年八月第一版,第十一页)

智顗议为:“止乃伏结之,观是断惑之正要:止则受养心识之善资,观则策发神解之妙术;止是禅定之胜因,观是智慧之由藉。”(同上引书,正文第一页)止是寂,观是照;止是去妄,观是明真。止是摄制心念运作,观是鉴达事物实相。智顗把止和观看作是“车之双轮”、“鸟之两翼”,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偏废。智顗反对偏修偏习,强调止观,定慧等持。他说:“故经云:若偏修禅定福德,不学智慧,名之曰愚;偏学智慧,不修禅定福德,名之曰狂。”(同上引书,正文第一页)把偏修禅定而轻视智慧看作“愚”,把偏学智慧而轻视禅定看作“狂”,都是达到佛境的障碍。只有定慧等持,才能发明佛性,证得佛果。

中国佛教,有小乘和大乘之分,又有南传、北传和藏传之别。但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发芽、繁荣昌盛,代表着中国佛教特性的,无异是大乘佛教。同样,中国的禅学也包括小乘禅、大乘禅、密乘禅及其所属各各派的禅法。禅法固然多种多样,各呈异彩,然从方法而论,主张止观(定慧)则是各各派禅法的共同特性。

大乘佛教不仅追求个人的,而且立志,与此相应,在实践上提出“六度”的行。六度又称六波罗蜜多,具体为布施度、持戒度、忍辱度、度、禅定度和般若度试论中国佛教禅定的特质——华方田-释迦摩尼舍利。在六度中,最主要的还是禅定和般若二度。般若是禅修中迸发出的智慧之花,般若的获得,不能离开禅定;同样,禅定也离不开般若,“五度为足,般若度为首”,般若度是前五度的导引和目标。可以说,在大小乘佛教三学六度的体系中,禅定特别是由禅定所生发的智慧,是一切的枢要所在。

三论是般若中观学派在中国的和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佛教派。三论的初祖鸠摩罗什和二祖僧肇,皆是译介和般若中观学的,四祖僧诠更是一位隐居的有道高僧,“顿(遁)迹幽林,禅味相传”。三论的实际创始人嘉祥吉藏一生致力于中观学说的辨析和发挥,禅定的特质-“无得正观”的般若贯串在其整个思想体系之中。般若之体就是无所得,而“无得正观”的思想正是自《般若经》而中观学派,自中观学派而三论一脉相承的基本精绅。从这个意义上,说三论为“观照般若之教”,常恰当的。

般若是一种包含各种力的、超、超经验的特殊智慧,是诸法实相、达至佛境的圣智,通常又可以分为三种:一是实相般若,指事物的理体实相;二是观照般若,指观照诸法实相的真实智慧;三是文字般若,指表述般若理论的言教,是一种方便手段。在教思想上,般若思想的核心内容是阐发“真空妙有”之理,以求把握诸法的实相。在教实践上,般若经典主张,佛教修持的目标并不仅仅局限于小乘所追求的痛苦,而是要佛教的最高境界。般若思想以作为成佛的标志,更加突出了智慧在实践中的重要作用。

说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不仅是由于禅定是佛教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戒、定、慧三学中承上启下的重要环节,还因为禅定以及由此而产生的智慧是佛别于其他教的关键所在,最主要的是因为禅定在中国佛教中得到了创造性的发展,并由此产生了富于中国特色的、生动活泼、别具一格的佛教派─禅。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