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唐代欧阳询·八诀三十六法-佛经名句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7-9 9:03:00  有1221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身香味触法

六根空即是,不是作无解,眼根空,出生、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五眼具足,所以眼根要空,否则便会作业,耳根亦复如是,若不空耳根,一切、淫词歌曲,会使人作业,鼻舌身意亦如是,所谓六贼为媒,自劫家宝,六根即六贼,劫去了真如佛性之宝。以般若观照,见到诸法的实相是空相,是故空相中无眼耳鼻舌身意,不是无,是空,是。

丨[竖]如之枯藤。

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过去有一位,脾气很坏,知客师要他清单,他使求情,从此止语,在藏经楼当香灯,一心持大悲咒,日夜用功,念了三年,跟着大悲咒一个字一个字的到了涅盘彼岸。持咒是一个无分别,若能跟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走入去,便能离开这个世界,到另外一个禅定的国土去,俗称三昧。

何谓无明?十八界不能放下,十八界盖覆佛性,佛性不明,名之无明,经云:’真如不守自性,一念不觉,而有无明。”

此是道,汝应修-道是可以修,如持戒则有戒,不持戒则无,修定则有定,不修则无,断惑则有慧,不断则无,故云汝应修。

第二章

道又如何呢?例如修戒定慧之道,戒有生耶?戒无生相,戒有住耶?戒无住相,戒有灭耶?戒无灭相,戒定慧无生住灭三相可得,无生住灭三相就是无为法,戒定慧当体即空,道即是空相,修即无修,故云此是道,我已修,不用更修,六祖云:“心地无非自性戒,心地无痴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此是戒定慧的真理,道的真谛。

6.不唱歌不跳舞,亦不往观听,是离声及色尘之家。

心经何故无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某处等六种成就,以证明是佛说呢?

借换:如《醴泉铭》“秘”字就“示”字右点,作“必字左点,此借换也。《黄庭经》“¤”字,“¤”字,亦借换也。又如“灵,,字,法帖中或作“¤”、或作“小,亦借换也。又如“苏”之为“蘓”、“秋”之为“秌,“鹅”之为“¤[上我下鸟]”,为“¤[左鸟右我]”之类,为其字难结体,故互换如此,亦借换也,所谓东映西带是也。

舍利子

此是灭,可证性-灭苦因苦果名为灭谛,苦尽就是涅盘。

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共称为六识,加上六尘六根,称为十八界,十八界就是,六根在内,六尘在外,中间是六识。六尘,六根有觉,六识起分别,但六根无分别,如眼见物,不会分别长短方圆,是由眼识分别,耳根只能闻声音,不能分别是男声、女声、风声、火声等,是由其识去分别,不肯出离,皆因留恋自己有六根、六识、六尘,在十八打圈,离十八界即无,所谓此无故彼无,十八界和合即有,故云此有故彼有,本来空,若无六根、六尘、六识,何来会有,只是不肯把十八界放下,十八界盖覆佛性,是故处处受生,六道,无有了期。

第六章

L[竖弯钩]似长空之初月。

撑拄:字之者,必得撑拄,然后劲可观。如“可、“下”、“永、“亨、“亭、“宁、“丁”、“手、“司、“卉,、“草、“矛”、“巾”、“千”、“予”、“于”、“弓”之类是也。

虞世南说他“不择纸笔,皆能如意”。而且他还能写一手好隶书。

避就:避密就疏,避险就易,避远就近,欲其彼此映带得宜。又如“庐”字,上一撇既尖,下一撇不当相同;“府”字一笔向下,一笔向左;“逢”字下“辶”拔出,则上必作点,亦避重叠而就简径也。

救应:凡作字,一笔才落,便当思第二、三笔如何救应,如何结裹,《书法》所谓意在笔先,文向思后是也。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灭又如何?有生则有灭,觉则无苦生,亦无苦可灭,寂灭现前,就是灭的真谛,说灭,因苦灭而见谛,见谛时无苦无集,故无灭。

【无智亦无得。】

意连:字有形断而意连者,如“之”、“以、“心、“必”、“小”、“川、“州”、“水”、“求之类是也。

但供养,与受持供养恒河沙的功德相同-所谓一多自在。

丶[点]如高峰之坠石。

心不可得,法不可得,心与法一如,俱无所得。是为究竟涅磐,又名大般涅磐,大涅磐是常寂光,常寂光是我们的老家,常是德,寂是德,光是般若德,三德秘藏,是诸佛行处,依般若,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梦想,究竟得大涅磐。

三、得证转

色声香味触法是六尘,尘是染污,能遮盖本来的佛性,如眼观色尘起贪念,色尘盖覆佛性,如是耳闻声尘起执着,鼻嗅香尘起取着,舌尝味尘乐着,身着触尘,意缘法尘,都能盖覆佛性。

一切法不生,试问水中月有没有生?无生。水中月有没有灭?无减。水中月无生无减,一切法亦无生无减。又水中月有没有垢秽?-无,污水里也有水月,但不被污水所染,水内亦有月,亦不染水,故云不垢不净。

【观自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一切法空,空相便是相,在相内,六根,故无眼耳鼻舌身意,六尘,无色声香味触法,六识亦,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明,故无无明,无明尽亦,故无无明尽,老死,无老死,老死尽亦,故无老死尽,无能修六度万行之智,智亦,是为无智,万行,有何可得,故无得,法出法,是为无所得。

依般若波罗蜜多,佛得,证大涅盘,所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神力最大,能度成佛,大明咒-能的无明烦恼,无上咒-般若最上,更无有上,无等等咒-般若是佛母,出生一切佛,无一法能与她相等。能除一切苦-依般若波罗蜜多,越出三界火宅,远离之苦。真实不虚-即心即佛,决定不虚。

下篇

舍利子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参禅又如何?参禅更加要照顾,禅堂内称为照顾话头,要照顾话头,但照顾话头我不懂呀,就是要照顾这个不懂,在不懂中而摸索,在不懂中参究,谁不知一不懂,一切都不懂,人家骂你,你不懂,人家打你,你不懂,人家求名,你不懂,人家夺利,你不懂,是我,你不懂,是谁?不懂,在这地方,不防不懂一年,不懂两年三年;虚云老参“拖死尸是谁”,行不知行-不懂,食不知食-不懂,视而不见-不懂,最後,不懂的疑情断了,便悟过来,照见五蕴皆空,五蕴空就是般若,般若便是佛性。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唐张怀瓘《书断》中说:“询八体尽能,笔力险劲,篆体尤精,飞白冠绝,峻于古人,犹龙蛇战斗之象,云雾轻宠之势,风旋雷激,操举若神。真行之朽出于大令,别成一体,森森然若武库矛戟,风神严于智水,润色寡于虞世南。其草书迭荡流通,视之二王,可为动色,然惊其跳骏,不避,伤于清雅之致。”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或漂流巨海,龙鱼诸鬼难,念彼力,波浪不能没-于水得自在。

释迦佛所说的一切经典,都教我们空五蕴,心经故然如此,弥陀经离五浊即空五蕴,妙法莲华经过五百由旬到宝所,五百由旬亦即五蕴,乃至解深密经空八识,转八识成四智,八识也是五蕴,眼耳鼻舌身识便是受蕴,所对五尘是色蕴,第六意识是想蕴,第七识是行蕴,第八阿赖耶识便是识蕴,是故八识便是五蕴,唯识教我们转八识成四智,不是教我们分别甚麽名相,转八识即空五蕴,四智即佛性,亦即是心。

越看越深,绝不容易看到底,所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我们看这个是谁,亦无有来处,惟有看他从那个地方出,就从那个地方直看下去?诸法无有来处,是故看不到来处,若有来处,便不是无所从来,而是有所从来,既然无所从来,佛号亦无所从来,既无来处,便是深,是故甚深般若无底。虽然看不到佛号从何处来,但已入了另一世界,而这个浊恶世便空了,无论你看甚麽?看是谁、看自己、看自己讲话、看生从何来,死往何去?一切法都无来处,甚深!甚深!故般若称为深般若。

以无所得故,证般若波罗蜜多,若有所得,便不能证般若波罗蜜多,证到般若波罗蜜多,见一切法即心,心即一切法,所以心与一切法无挂碍,无挂碍便无有世出法的恐怖,既无凡夫的四倒,亦无出二乘涅盘的四倒,是为远离梦想,究竟证大般涅盘。

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无明妄想尘劳烦恼空,三世佛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

他的楷书无论用笔,结体都有十分严肃的程式,最便于初学。后人所传“欧阳结体三十六法”,就是从他的楷书归纳出来的结字规律。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照!

ㄟ[捺]一被常三过笔。

下文照见五蕴皆空,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如何照见五蕴皆空呢?要用般若力,般若不是向外求,而是向内发现。自己就是五蕴,五蕴空,度一切苦厄,若被五蕴所覆,便不能认识自己,所以人人,也不识得是谁,因为被五蕴所覆,因此要加般若力,所谓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六根对六尘,六根空,六尘亦跟着空,若六根取六尘便是,若六根回光返照,返流全一,便是涅盘,所以,从闻思修,入三摩地,是用耳根,返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耳根听闲言会造罪,若耳根返闻,远离声尘,会令你成等。

普门品云:

阿耨多罗三藐三是梵语,此云无上正等,是最上,是最平等,是最真,故又称为无上正真之道。

此是集,招感性-苦从何来?是自招的,名集谛,集即招感之义,人人都有贪嗔痴烦恼,由三烦恼作杀盗淫妄等业,由业而招感上述八苦,苦是果,烦恼业是苦因。

波罗僧揭谛--Ba La Shang Gei Da,大家都到彼岸去呀!

有些有善根的人,坐禅时身体空了,他使惊恐起来,切不要惊恐,身体虽然空了,但心还末空嘛!身体空的时候,心便现出来,你再看这个心,心有的妄想,你便看这些妄想,的妄想不生,那时你的涅盘心便现出来,所以在深般若中,说照见五蕴皆空。

覆冒:字之上大者,必覆冒其下,如“云头、“穴、“宀”、“荣字头”头,“奢”、“金、“食、“夅”、“巷”、“泰”之类是也。

捷速:如“凤、“风”之类,两边速宜圆¤,用笔时左边势宜疾,背笔时意中如电是也。

有了识,业牵识走去,识与父精母血,三缘和合而成胎,是为名色,色是父精母血,自己的识是心,心有其名而无作用,所以称为名色,名色七日一变,四十九日後有五个胞:即头、双手、双脚,十个月後六根成熟,六根有入六尘的功能,故称为六入,小儿出生後与六尘相触,所谓六入缘触,触境有苦有乐,属受,故触缘受,受是果报,受果报时心生系着,故受缘爱,若乐受爱其长合,若苦受爱其常离,爱合爱离而生取,取即作业,若依理而取属善业,若非理而取属恶业,故取缘有,有即业,有业故有生,生故有老病死忧悲苦恼。

应以何身,即现何身而为说法-於一切身得自在。

回抱:回抱向左者如“曷、“丐、“易、“¤之类,向右者如“艮、“鬼、“包、“旭”、“它之类是也。

向背:字有相向者,有相背者,各有体势,不可差错。相向如“非、“卯、“好、“知、“和之类是也。相背如“北、“兆、“肥、“根之类是也。

满不要虚:如“园、“圃”、“图、“国”、“回、“包、“南”、“隔”、“目”、“四、“勾”之类是也。

我们现在约六根六尘六识都未放下,被十八界盖覆佛性,欲想见佛性,一定要把十八界放下。以般若观照,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十八界都无,十八界空,十八界,便是诸法实相,便是佛性。

此是苦,佛教歌曲下载,我已知,不用更知:此是集,我已断,不用更断:此是灭,我已证,不用更证:此是道,我已修,不用更修。

【度一切苦厄】

穿插:字画交错者,欲其疏密,长短、大小匀停,如“中”、“弗”、“井、“曲、“册、“兼、“禹、“禹、“爽、“尔、“襄、“甬、“耳、“娄、“由、“垂、“车、“无、“密之类,《八诀》所谓四面停匀,八边具备是也。

小成大:字以大成小者,如“门,“辶”下大者是也。以小成大,则字之成形及其小字,故谓之小成大,如“孤字只在末后一“\[捺],“宁”字只在末后一“],“欠”字一拔,“戈字一点之类是也。

观自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萨陲,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娑婆诃。

垂曳:垂如“都”、“乡”、“卿”、“卯”、“夅之类,曳如“水、“支”、“欠、“皮、“更”、“辶”、“走、“民”、“也之类是也。

但这个“深”字很重要,大乘称为深般若,小乘称为小般若,我认为这个深般若是大乘的般若,般若必定深,我们,佛从何处出呢?

【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罣碍,无罣碍故,无有恐怖,远离梦想。】

生也要空五蕴:劫浊就是色蕴,烦恼浊就是想蕴,见浊就是受蕴,浊就是行蕴,命浊就是识蕴,空了五蕴便能到见自性弥陀,。

法不空,与般若合不来便有挂碍,出法不空,与般若合不来亦有挂碍,若法空,出法亦空,与般若空相合便无挂碍,无挂碍则无有恐怖,恐怖即忧虑之意,如眼内有沙,若不除去便会盲,盲便是恐怖,眼内无沙便不会恐其盲,又如肉中有刺,若不除去,则有溃烂成疮的恐怖,凡夫有的恐怖,二乘人有沈空滞寂的恐怖。要是有一法放在心内不能空,此一法便牵你入。

[横折钩]如万钧之弩发。

此是苦,性-指的果报完全是苦的,再加上贫病交逼,是为苦苦,就是快乐也是无常,乐坏苦生,名叫坏苦,享禅定之乐也是无常,属於行苦,是故三界中有苦苦、坏苦、行苦,是名三苦,另外还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苦等,不知苦,所以示苦相。

【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或值怨贼绕,各执刀加害,念彼力,咸即起慈心-于怨贼得自在。

即说咒曰

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在诸法的空相、实相内,无凡夫苦集之法,亦无贤圣灭道之法,故谓无苦集灭道。

无凡夫的老死,鱿鱼丝-双丝光棉长袖衬衫。亦无辟支佛的老死尽。以般若观一切法,可以超越法无明,超越出法-无明尽。

凡夫有四: 1.身不净,计为净, 2.受是苦,计为乐,

般若(br)波罗蜜多心经原文:

欧阳询的书法由于熔铸了汉隶和晋代楷书的特点,又参合了六朝碑书,司以说是广采各家之长。欧阳询书法风格上的主要特点是严谨工整、平正峭劲。字形虽稍长,但分间布白,整齐严谨,中宫紧密,主笔伸长,显得气势奔放,有疏有密,四面俱备,八面玲珑,气韵生动,恰到好处。点画配合,结构安排,则是平正中寓峭劲,字体大都向右扩展,但重心仍然十分稳固,无欹斜倾侧之感,而得寓险于正之趣。

所以不用多,照见五蕴皆空,留意那个照字,照甚麽?照自己,自己就是五蕴,何人无五蕴,五蕴本来空,迷的时候才有,悟的时候即无,古人云:色蕴犹如聚沫,受蕴犹如水泡,不论苦爱乐受,很快便过去,想蕴犹如阳焰,打甚麽妄想也不实在,行蕴犹如芭蕉,层层剥落,剥到最後便成空,识蕴犹如幻化。

第三章

覆盖:如“宝”、“容”之类,点须正,画须,不宜相着,上长下短。

【无色声香味触法。】

苦、集、灭、道,称为四圣谛,谛即真实之意,四圣谛不是辟支佛道,是罗汉道,世尊三转十二行,示二乘人四谛:

此是道,可修性-灭苦因苦果需要,道谛是无漏法,修无漏法,不漏落。

不但於种种难得自在,於贪嗔痴三毒亦得自在,亦令受持圣号的人得自在。

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心无罣碍。无罣碍故

揭谛揭谛--Gei Da Gei Da,去呀!去呀!

把六百卷大般若经浓缩为五千字的是金刚经,再把五千字的金刚经浓缩为二百多字的是心经,我现在再把心经浓缩为一句,就是「照见五蕴皆空」。照见五蕴皆空,未来的亦照见五蕴皆空,过去的亦照见五蕴皆空,现在学佛的人亦要照见五蕴皆空,就是这样行,把照见五蕴皆空,再浓缩为一个字?

应副:字之点画稀少者,欲其彼此相映带,故必得应副相称而后可。如“龙”、“诗、“讐”、“转”之类,必一画对一画,相应亦相副也。

9.过午不食,不贪着饮食之味,出味尘之家。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以般若照见五蕴皆空,出三界火宅。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萨婆诃

唐太时,有一位国师名玄奘,在家姓陈,十二岁时跟随哥哥出家,出了家後,读一切经典,有些经典是鸠摩罗什翻译,有些经典是别的翻译,他对有些语句生疑,很想到印度取经,後来遇到一位老,身生疥癞,人不敢近,惟有年轻的玄奘,以一颗同情心他,为他洗脓血,涂药,不久,这老的疥癞病痊愈,老感他调治之恩,无以为报,惟有一部经,可以口传给他,就是这一部心经,一共二百六十字,念了一遍,玄奘便记在心内,後来把它译出来,一个字也没有更改;鸠摩罗什也有翻译这部心经,名叫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有如是我闻等语,但不及老传给玄奘所说的那麽简洁流利清楚,那位老又是甚麽人呢?他就是。

朝揖:凡字之有偏旁者,皆欲相顾,两文成字者为多,如“邹”、“谢”、“锄”、“储”之类,与三体成字者,若“讐”、“斑”之类,尤欲相朝揖,《八诀》所谓迎相顾揖是也。

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斜钩]劲松倒折,落挂石崖。

有些人把“观自在”解作观自己所在,那自己又是甚麽?自己要认识自己,自己是:只缘迷了佛,识得便识得佛,不是佛迷了,度了便无迷,便见佛,佛是所成,一定要认识,犹如馒头、水饺,为面粉所成,是故一定要认识面粉。

由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忧悲苦恼,名十二因缘,若以般若智观,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病死忧悲苦恼灭,十二因缘是空的,可以证辟支佛果,若以般若观照诸法的实相,不但无无明,无凡夫的无明,亦无辟支佛的无明尽。

第五章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上篇

人一定要离六尘,出家便是离六尘,所谓出家,是出六尘之家,例如沙弥戒完全是离六尘,杀盗淫妄酒是五戒,在家也可受,但沙弥戒再加: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

澄神静虑,端己正容,秉笔思生,临池志逸。虚拳直腕,指齐掌空,意在笔前,文向思后。分间布白,勿令偏侧。墨淡则伤神彩,绝浓必滞锋毫。肥则为钝,瘦则,勿使伤于软弱,不须怒降为奇。四面停匀,八边具备,短长合度,粗细折中。心眼准程,疏密欹正。筋骨,随其大小。不可头轻尾重,无令左短右长,斜正如人,上称下载,东映西带,气宇融和,洒落,省此微言,孰为不可也。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萨婆诃。】

小大成形:谓小字大字各字有形势也。东坡先生曰: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若能大字结密,小字宽绰,则尽善尽美矣。

中篇

已上皆言其大略,又在学者能以意消详,触类而长之可也。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心经有显说,也有密说,现在讲的是密说,密说很简单:

欧阳询(557-641),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长沙)人。隋时官太常博士,唐时封为太子率更令,也称“欧阳率更”。因其子欧阳通亦通善书法,故其又称“大欧”。在隋代欧阳询的书法享有较高的声誉,到了唐代,年近古稀的欧阳询还在“宏文馆”教授书法。欧阳询八体兼妙,楷书之严谨,笔力之险峻,世无所匹,被称之为唐人楷书第一。他与虞世南俱以书法驰名初唐,并称“欧虞”。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

增减:字有难结体者,或因笔画少而增添,如“新之为“¤”、“建”之为“¤”,是也。或因笔画多而减省,如“曹之为“¤”、“美”之为“¤。但欲体势茂美,不论古字当如何书也。

小大大小:《书法》曰,大字促令小,小字放令大,自然宽猛得宜。譬如“日字之小,难与“国字同大,如“一字“二字之疏,亦欲字画与密者相间,必当思所以排布,令相映带得宜,然后为上。或曰:“谓上小下大,上大下小,欲其相称。亦一说也。

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过去无明尘劳烦恼妄想空,是过去佛,现在无明尘劳妄想烦恼空,是现在佛,未来无明尘劳妄想烦恼空,是未来佛,以般若观照,过去烦恼空,过去成佛,现在烦恼空,现在成佛,未来烦恼空,未来成佛。

【究竟涅磐。】

密是无可解,亦不破人知,佛门中有很多人依显教,亦有依密教,例如大悲咒、楞严咒等,都不可以解释,若有以解,不称为密,密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讲不出,解不来,唯有自己知,不过今天我将此咒的意义约略说出来:

波罗揭谛--Ba La Gei Da,彼岸去呀!

诸法的本来面目就是空相,诸法的实相亦是空相,诸法未曾离开空相,故云是诸法空相,例如是一个空相,迷的时候以为有,以般若观之,是空的,不是离开然後有涅盘,当下空就是涅盘:般若照见烦恼本来是空,烦恼空就是,也是本来空,实无得灭度者,一切法的实相是空,是故一切法从本以来,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所以一定要下苦功,用个“照”字,要照顾自己,动一个念头都要照顾,可以保存,恶念要消灭,我们动一个念头,照顾这个念从何处来,照顾这个念往何处去,若能照顾自己的心念,则受想行识空,若照顾自己的色身,则身体空,但心未空,妄想生生灭灭,见到粗妄想,後来粗妄想熄灭,变了细妄想,细妄想犹如流水一样,古人称为流注生灭,赵州老人称其为急水上打皮球,念念不停留,如瀑布一样,还看无生灭,其实微细生灭不停,再照顾,生灭灭已,寂灭现前,便能心空及第归,完全靠这个照字。

何以不用更知、更断、更证:更修呢?因为悟了四谛真实之理,例如苦,是有为法,有为不离三相:生、住、灭,悟苦的生相不可得,悟苦的住相不可得,悟苦的灭相不可得,若苦的生住灭三相不可得,苦当体即空,空就是苦的实谛之理,是名苦谛。

在诸法实相的空相内,无色受想行识的五蕴,因此诸佛绝不着色,不着受想行识,诸法空相内,无五蕴可得,是故诸法空相内一个也无,金刚经云:“灭度,实无得灭度者。”就是此意。

左小右大:此一节乃字之病,左右大小,欲其相停,人之结字,易于左小而右大,故此与下二节,着其病也。

3.心无常,计为常, 4.法,计为我。此是凡夫的相。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排叠:字欲其排叠疏密停匀,不可或阔或狭,如“寿”、“藁”、“画”、“窦”、“笔”、“丽”、“羸”、“爨”之字,“系”旁、“言”旁之类,《八诀》所谓“分间布白,又曰“调匀点画”是也。高《唱法》所谓“堆垛”亦是也。

以无所得故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

一[横]若千里之阵云。

《心经》为唐玄奘译,知仁笔受。1卷。为般若经类的精要之作。玄奘所译为通常流行本。全经260字,阐述五蕴、三科、四谛、十二因缘等皆空的佛教义理,而归于“无所得”(不可得),认为般若能度一切苦,得究竟涅盘,证得果。由于短小精粹,便于持诵,在中国内地和均甚流行。近代又被译为多种文字界各地流传。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褊:学欧书者易于作字狭长,故此法欲其结束整齐,紧密,排叠次第,则有老气,《书谱》所谓密为老气,此所以贵为褊也。

上来所说诸法空相内,无凡夫五蕴十八界之法,无声闻苦集灭道四谛之法,无缘觉十二因缘之法,亦无能得之智,所得之法,总说就是无二乘之法,汇三乘归一佛乘,汇九法界同归一佛界。

一、示相转

【以无所得故,萨埵。】

大悲忏内,云:“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我若向火汤,火汤自枯竭,我若向,自消灭,我若向饿鬼,饿鬼自饱满,我若向修罗,恶心自调伏,我若向,大智慧。”观心,于一切法得自在,故名观自在。

史载询书法初学王字,而险峻过之。传说欧阳询曾以重金购得王羲之教子习字用的《指归图》,日夜揣摹、刻苦钻研。还有一次他跟虞世南外出,1·8⑸神龙一区。途中见到晋代书法家索靖写的一块碑石,竟席地而坐,在碑旁细心观察描摹学习了3天,可见欧阳询对书法爱好之深。后来他又广泛地学习北朝的碑版石刻,同时吸取了当地一些书家的长处,再融入隶书笔意,形成“刚健险劲,森严”的书风。后人以其书于平正中见险绝,最便初学,号为“欧体”(也称“率更体”)。其《九成宫醴泉铭》可谓欧体楷书的登峰造极之作;主要作品还有《化度寺邕禅师塔铭》《虞恭公温彦博碑》《皇甫诞碑》、《梦奠帖》等称名于世。

集也是有为法,不离三相:烦恼有生耶?悟则无生相可得,烦恼有住耶?悟则无住相可得,烦恼有灭耶?悟则无灭相可得。如是迷时见有烦恼生、住、灭可得,悟时,烦恼生住灭三相皆不可得,当体就是空,此是集的真实相,故名集谛。

昔日,有一梵志拿花供佛,世尊叫他「放下着」,梵志把左手的花放在地上,世尊又说「放下着」,梵志把右手的花又放下,世尊又说「放下着」,梵志问:“我两手的花都放下,世尊还要我放下个甚麽?”世尊说:‘我要你内放下六根、外放下六尘、中间放下六识,十八界一齐放下,放到无可放之处,便是你安身立命处。“梵志即时悟道。

这部心经是教我们明心,凡夫末明心,起烦恼作业,受苦,所以文中云:观自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一开始我们要认识自己,自己不认识不能度自己,认识自己就能度自己,还要认识,认识就能度,诸佛认识自己,也认识,故诸佛成佛度。

7.不戴香花蔓,不香油涂身,是出香尘之家。

偏侧:字之正者固多,若有偏侧、欹斜,亦当随其字势结体。偏向右者,如“心、“戈、“衣、“几之类;向左者,如“夕、“朋、“乃、“勿、“少、“厷之类;正如偏者,如“亥、“女、“丈、“父、“互、“不之类。字法所谓偏者正之,正者偏之,又其妙也。《八诀》又谓勿令偏侧,亦是也。

补空:如“我”、“哉字,作点须对左边实处,不可与“成、“戟”、诸“戈,字同。如“袭”、“辟,、“餐,、“赣,之类,欲其四满方正也,如《醴泉铭》“建字是也。

相管领:欲其彼此顾盼,不失,上欲覆下,下欲承上,左右亦然。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唐三藏玄奘译

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友-於求男求女得自在。

“不增不减,大海一天两次潮水,海水不会增加,一天两次退潮,亦不会减少,所以成佛时,佛性不会增加,未成佛时,佛性也不会减少,生,佛性不会,堕,佛性不会染污,凡夫有,佛性无生亦无死,等于-明来暗去,空性无生无灭、无垢无净、无增无减。

在诸法实相内,无色的相可得,色的性就是诸法的空相,空相内无色的相可得,无楞严咒、大悲咒的字可得,亦无金刚经的文可得,是故空中无色。

无色,身便空,无受想行识,心亦空,所谓身心两亡,身空心空佛现前,就是因为我们的身体不空,故有苦,心不空,故有生住异灭,若身空,无苦,心空,无生住异灭,身心两亡,佛性现前,所以学佛,是很简单,很现实的事。

所以般若照见五蕴皆空,何只离一切苦厄,离一切苦厄然後才见到诸法空相。五蕴空,色空,空亦空,一切法空,便是诸法的空相,亦是五蕴的空相,所以先讲度尽一切苦厄,後说诸法空相,若五蕴未空,即一切法不空,不但一切苦厄不能度尽,而且会生出恐怖及梦想,即凡夫认实,二乘人认涅盘为实有,悟道的人“涅盘等空花”,空,涅盘亦空。

欧阳询的书法早在隋朝就已声名雀起,远扬海外。进入唐朝,更是人书俱老,炉火纯青。但欧阳询自己却并不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就,依然读碑临帖,精益求精。

丿[撇]利剑截断犀象之角牙。

心经章句:

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

眼耳鼻舌身意,称为六根,根以能生为义,根是积业润生,如眼看色,当见色的时候,或邪视、或偷看,于是便作业,又如眼见黄金起盗心,见起淫心,见名贪名,见食贪食,于是因眼根而积业。

法不空,与般若有挂碍,等于眼中有沙,认为实有,出法不空,与般若亦有挂碍,等于肉中有刺,认化城为宝所,故有凡夫,二乘涅盘的梦想。

8.不坐卧高广大床,是出触尘之家。

第七章

萨婆诃--Bu Da,Suo Ha,疾速完成觉道。迅速成就证。

逐句释意:

挑¤:字之形势,有须挑¤者,如“戈、“弋、“武、“九、“气之类;又如“献、“励、“散、“断之字,左边既多,须得右边¤之,如“省、“炙之类,上偏者须得下¤之,使相称。

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左高右低 左短右长:此二节皆字之病。不可左高右低,是谓单肩。左短右长,《八诀》所谓勿令左短右长是也。

五蕴就是,五蕴也就是自己,各位若想认识自己,你自己就是五蕴,蕴即盖覆之意,五蕴盖覆佛性,心被五蕴所覆,一定要空了五蕴,心才现出来:我们现在这个心名叫妄想心,不是心,亦不称为道心,可以说是人我,贪名贪利的心,五蕴空时见心,从心起修,直修至成佛。

悟一切心空名为,了一切法空名为萨缍,心法一如,并得所得,以无所得故即是萨缍。

何谓挂碍?例如眼“珠”与眼“白”相合是为无挂碍,眼与沙不能相合,是为挂碍,又如皮与肉相合是为无挂碍,肉中有刺则有挂碍,挂碍者,与般若心不相同故,般若心是空,一切法是有,若一切法不空,有与空不能合便有挂碍,若一切法空,法空与般若心空相合便无挂碍,所以一切法空即般若,般若即一切法空,般若与一切法空打成一片,即一切法空不碍般若,般若不碍一切法空,犹如大悲咒放在心内-空,所以不会碍楞严咒,楞严咒在心内也是空,此空彼空,空与空合,无有挂碍,假如有一法不空,便有挂碍。

六祖时,有一僧名法达,来六祖,但是头不到地,六祖说他心中必有一物,法达说:“我诵法华经已有三千部。”自谓读法华经三千部,何必叩头到地,这三千部法华经未空,放在心内,便成为他的挂碍。

包裹:谓如“园、“圃”打圈之类四围包裹者也;“向、“尚,上包下,“幽、“凶、下包上;“匮”、“匡,左包右;“旬、“匈,右包左之类是也。却好:谓其包裹斗凑不致失势,结束停当,皆得其宜也。

过去有一位金碧峰入空定,无常鬼找他不到,无常鬼便请土地公帮忙,土地公云:“金碧峰甚麽东西也可以空,惟有一水晶钵他最爱,你们俩一变作老鼠,把玩他的水晶钵,一拿锁链,预备他出定时锁他。”金碧峰时身体空掉,但在定中听到老鼠把弄水晶钵的声音,立即出走,大骂「谁人碰我的水晶钵」,另一无常鬼立即锁他,金碧峰知道水晶钵的挂碍令他被无常鬼找到,於是求情许他延期七日,无常鬼走後,金碧峰便把水晶钵打烂,然後,临前,在墙上写下四句偈:欲来找我金碧峰,犹如锁,若然锁不得,莫来找我金碧峰。

相让:字之左右,或多或少,须彼此相让,方为尽善。如“马旁、“糹旁、“鸟旁诸字,须左边平直,然后右边可作字,否则妨碍不便。如“羉[上无四]字,以中央“言字上画短,让两“糹出;如“办字,其中近下,让两“辛”出;如“鸥”、“鶠”、“驰字,两旁俱上狭下阔,亦当相让;如“呜、“呼”字,“口”在左者,宜近上,“和、“扣字,“口”在右者宜近下,使不防碍,然后为佳,此类严也。

此是苦,汝应知-知即觉也,觉“生”则无生,觉“苦”住无住,觉“苦”灭无灭。觉苦无生,何来有苦,所以谓此是苦,汝应知。

二、劝修转

各自成形:凡写字欲其合而为一亦好,分而异体亦好,由其能各自成形故也。至于疏密大小,长短阔狭亦然,要当消详也。

此是灭,汝应证-如何证呢?苦因苦果“灭”了,这个“灭”因生而有,无生则无灭,生灭灭已,寂灭现前,是云证。

第一章

二乘人的涅盘盘亦有四倒:1.看不净,不见净,2.看苦,不见寂灭乐,3.看,不见自在我,4.看无常,不见佛性常。是为二乘人的梦想。

贴零:如“令、“今、“冬、“寒之类是也。粘合:字之本相离开者,即欲粘合,使相着顾揖乃佳,如诸偏旁字“卧”、“鉴”、“非”、“门”之类是也。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应接:字之点画,欲其互相应接。两点者如“小、“八、“忄自相应接;三点者如“糹则左朝右,中朝上,右朝左;四点如“然、“无二字,则两旁二点相应,中间接又作灬亦相应接;至于丿、\[捺]、“水、“木、“州、“无之类亦然。

华严经云:“十方诸,同共一,一心一智慧,力无畏亦然。”十方同一个心,无两个心,的心与释迦佛的心相同,释迦的心与药师琉璃光的心亦相同,所以十力佛都是一个心,返观心,个个不同,因为的心是妄心,妄心又如何会相同,你有你的妄,我有我的妄,一百人有一百人的妄,所谓不同,各如其面。

真如人人有,但不守自己的岗位,经云:“是法住法位,相常住。”便是真如守自性,凡夫真如不守自性,一念不觉而妄动,故有无明,无明无实体,有了无明必定有行,所谓不觉是无明,妄动就是行,行分、、不动行,总称为业行,行必有识,有善识,有恶识,不动行有不动识,行即业,人业有人识-例如见水是水,天业有天识-见水如琉璃,饿鬼业有饿鬼识-见水成火焰。

照即照顾,人人可以照顾,例如带小孩子出外一定要照顾,不照顾便会跌倒,或是走失了,行要照顾呀,不照顾便踏着粪秽,或是堕进坑内,讲话也要照顾,不照顾便会讲错话,也要照顾,当照顾时便发觉能礼所礼性空寂,道交难思议,所以礼佛一拜,罪灭河沙;诵经时口诵心思惟,随文入观,照顾其义,便会发现经中义理无穷,便能经中道理,持咒时亦要照顾,照顾这个音声从那处地方出来,若能照顾看,跟着它入去,便能,一,这个世界便空了,从的此岸,到涅盘的彼岸,从娑婆的秽土,到毗卢性海。

第四章

顶戴:字之承上者多,惟上重下轻者,顶戴,欲其得势,如“曡”、“垒”、“药”、“鸾”、“惊”、“鹭”、“鬐”、“声”、“医”之类,《八诀》所谓斜正如人上称下载,又谓不可头轻尾重是也。

无有恐怖,远离梦想,究竟涅磐

有一次,欧阳询外出游览,在道旁见到一块西晋书法家——索靖所写的章草石碑,看了几眼,觉得写得一般。但一想,索靖既然是一代书匠,那么他的书会有自己的特色。我何不看个水落石出。于是伫立在碑前,反覆地观看了几遍,才发现了其中精深绝妙之处。欧阳询坐卧于石碑旁摸索比划竟达三天三夜之久。欧阳询终于领索靖书法用笔的所在,因而书法亦更臻完美观止。

此是,以六度为智,皆是断惑,在未证得一切法寂灭以前,要以智去断惑,但是一切法本来寂灭,得之智,无所得之法,亦修之智,无所修之法,若见有能所,是生灭心,不见有能所即寂灭心,所以道无智亦无得。

或遭王难苦,临刑欲寿终,念彼力,刀寻段段坏-于王难得自在。

此是集,汝应断-集是烦恼,烦恼可以断,如何断呢?一定要觉,觉集无集即断集,故云此是集,汝应断。

【无眼耳鼻舌身意。】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

所谓就是修三十七助道品: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正道,还有三无漏学:戒、定、慧。

附离:字之形体,有宜相附近者,不可相离,如“形”、“影”、“飞、“起”、“超”、“饮”、“勉”,凡有“文”、“欠”、“支旁者之类,以小附大,以少附多是也。

【无苦集灭道。】

假使兴害意,推落大,念彼力,变成池-于得自在。

般若的功用,照见五蕴皆空,五蕴空则能度一切苦厄,一切苦厄度尽,然後才见到诸法的相,是空的别名,所以名为诸法的空相。

何谓观自在?对机说法,对病落药,一切无始劫以来,背了自己的心而去观法,背心观法常的,所以于一切法不得自在,被法所缚,离心观色,便着色,为色所缚,不得自在,离心闻声,便染声,被声音所缚,不得自在,离心嗅香,为香所染,为香所缚,不得自在,离心讲话,着了语言文字,亦不得自在,离心觉触,昧着了触,为触尘所缚,不得自在,过在何处呢?皆由背了自己的心而观一切法,着一切法,于一切法不得自在,若能观心,心明法空,于一切法得自在,故的“观”字,不是叫我们观法,若观黄金,可能起盗心:观色则着色,观名则求名,所以要离境-离三界之境、离六尘之境、离人天之境、还有,离目前之境,而观自己的心,观心则无心,心空境寂,一切法如幻如化,于一切法得自在。

观自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观自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佛经故事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寂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梦想,究竟涅磐。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萨婆诃。

欧阳询的书法成就,以楷书为最,笔力险劲,结构独异,后人称为“欧体”。其源出于汉隶,骨气劲峭,谨严,于平正中见险绝,于规矩中见飘逸,笔画穿插,安排妥贴。楷书作品有《九成宫醴泉铭》等,行书以《梦奠帖》、《张翰帖》等为最着名。其他书体,也无一不佳。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的「时」字也要解释一下:一切法唯识所变,所现,时指过去时、现在时、未来时,过去现在未来都行深般若,所谓过去不可得,过去便有般若,未来不可得,未来便有般若,现在不可得,现在便有般若,时者,即过去未来现在不可得,故名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10.手不捉金银财宝,出法尘之家[分别我有多少财宝是法尘]。

心之神力是,心之智力是大智文殊师利,心内的,就是大行普贤,心中的愿力,就是地转载]唐代欧阳询·八诀三十六法-佛经名句藏王。

你要看!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