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佛像-圣一:地藏本愿经(2

发布于 http://exochina.com 2013-7-9 21:07:00  有1247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月面佛:佛面犹如净满月,亦如千日放,圆光于十方,喜舍慈悲皆具足。

【主财鬼王、】

“譬如有人”,指阎浮提。“从远地来”,指舍父逃走,从无始以来,入。“绝粮三日”,指在海中,若有三无漏学资粮,可出三界。第一戒无漏学资粮,持戒永不堕三恶道,即出三途。第二定无漏学资粮,有四禅八定,远离贪欲,不受欲界。第三慧无漏学资粮,能破色、无色界,就出三界火宅,还自己的老家,登涅盘之彼岸,见慈父之,受的家业。若人绝了戒、定、慧三种资粮欲出三界,则难中难矣!况且迷真起妄,妄执五阴重担为我我所,造十恶之罪,一恶具十,十十成百,故云“所负重担,强过百斤”。又临命终时,忽遇不体心的眷属,为其拜祭,此罪加其身上,故云“忽遇邻人,更附少物”。以是之故,令亡者罪上加罪,故云“转复困重”。

“乃至万德洪名及辟支佛名,皆是无漏功德,历临终人耳根,一直入本识(指第八阿赖耶识),下为佛种。”所谓“法音经耳,功报弥劫,一历耳根,永为道种”。

【及诸人,】

物以类聚,无不欲其眷属增多,物之常情,鬼道亦然。自己作鬼,想人作鬼。所以阎浮提之人,有大福力,其临命终,百千,便想办法。有五通,假若其人想念父母,鬼即变其父母形像去迎接他;若起兄弟姊妹、夫妻姑姨,鬼即随其所念,变种种形去迎接他。亡人不觉,一念生着,随念即生鬼道,为鬼眷属。因此人有福,做有福鬼,其余,皆占便宜。有福尚令其做鬼,何况本造恶业受鬼道报者,难脱其伦矣!

“假使亡者自己有福,应生善道;或现在之世,不经中阴,即生善道,应获得见圣闻法之分,生在人天中,修诸善法。缘是临命终时,被其眷属,造是、拜祭,种种愚痴不合理的恶因,令是命终之人,在殃累对辩公庭--言非教他作,而晚生人天善处。”

【三目鬼王、四目鬼王、五目鬼王、】

我佛大慈,如钟高悬,有叩即鸣。佛一切智,无一事不彻,故云“恣汝所问”。

“尔时”者,闻法发心之时。阎罗乘机请佛决疑,胡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难得有机会宫,今既仗佛威神及地藏大慈力,带我等来天宫,我等非常欢喜,亦是我等见佛闻法,获出世善利故。但我心中有小疑问,若不解决,恐怕对修无上之事有所障碍。故我今日,大胆敢问世尊,唯愿世尊垂慈为我宣说。”

地藏又白佛言:“世尊,过去有佛出世,号波头摩胜,此,我曾经亲近过的。”波头摩就是红。红者,一切之本心也。本来心,虽造一切物,而不染一切物;又因不染一切物,故能造一切物,如大地不着而生。的本心,非常灵,能生、能知。因能知故,所以不着一切,犹如,出污泥而不染。若能不染一切物,则能明自本心,若染一法,则自心迷了。所以一切不染、一切不着,方能明自本心啊!

口露凶牙。

“譬如有人”,指一切。“迷失本家”,指迷真起妄,背觉合尘,舍父逃走,而入三界火宅。“误入险道”,三界六道,三善道是夷,三恶道是险道,指从人天误入三恶险道。“其险道中,多诸夜叉”。三恶道,恶心所特别多,大烦恼八个、随烦恼十个。总而言之,不离见、思二惑。见惑五利使(身、边、邪、戒、取)起时捷疾,能伤慧命,故云“多诸夜叉”。

【求出此。】

啊!我仗佛力说未来及现在,一切等(等字包含六道),临命终时,神魂离身,一切放下,唯有一心闻佛名号,与佛功德相应;或闻名字;或辟支佛名字(皆是,皆是无漏功德),一念相应,即时就能消灭罪垢,又能转无罪而成有福。所谓有罪灭罪、无罪增福,故云“有罪无罪,悉得”。

主命护安之文。

“我因过去所种之业,今日缘熟,主理此洲人命--生时、死时,由我主理其事。”

主命说:“阎浮提人,命终之时,不问是善、是恶,在我本愿,总令其命终之后,不落恶道。何况其人自有善根,增我助彼之力,则生善道矣!”

一切皆受佛付嘱,有的、有的护戒、有的护禅绥、有的护者。

【利益存亡品第七】

复说喻文。

此乃设福之文。

“何以故”,解释之词。凡是阎浮提人,初生之时,不问生男、生女,在未生以前,应该作三宝善事,或利生之事。利人有福、供佛有福,以此福力,增益舍宅威光。因为凡是舍宅,皆有宅神,当方亦有土地神。如是汝能向三宝作福,土地神欢喜,预先子母,临生之时,外邪不侵,母乐子安,阿父添丁,合门欢喜,眷属增益。

阎罗白佛言:“世尊,我已观到地藏在六道中,百千方便,度脱罪苦,不知费了多少,处处、时时救度,而不辞疲倦。既有如是不可思议拔罪,令离三途苦,得乐。既生,自应广法,以报救度之恩。而所度,大不如然,不久之间,又入三途,再堕恶道。”因百年,就是一日,度罪人,早晨出,晚上又见其再来,岂不令阎罗王怀疑:怎么这样快又回来呢?

【临别之时,】

【尔时,阎罗天子,胡跪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与诸鬼王,承佛威神及地藏摩诃萨力,方得诣此忉利大会,亦是我等获善利故。我今有小疑事敢问世尊,唯愿世尊慈悲宣说。】

别,天地悬隔,阎罗与鬼王,能宫者,皆赖佛威神力,及地藏愿力,俱诣忉利天宫,在一面立,听佛说法。

天地有好生之德。自古放生,体天行慈,名之为仁。自古,背天,名曰。人畜虽殊,爱子一也。云何庆我子生而杀飞禽走兽眷属,伤其之情呢?

抱石沈渊,自取其死。

【而白佛言:世尊!我观地藏在六道中百千方便而度罪苦,不辞疲倦。是大有如是不可思议之事。然诸,脱获罪报,未久之间,又堕恶道。】

满月佛:佛功圆德满,如十五夜月——月圆光满。

“即时会中有一,名曰大辩”。佛法有四大辩才,一、法无碍辩:诸法名相,通达无碍。二、义无碍辩:义理无穷,深悟实相。三、词无碍辩:文词藻章,华丽。四、乐说无碍辩:一法演法,一义含义,重重宣说,周旋无尽。印度“”,尊贵之人也。“久证无生”者,诸法本不生,迷故有生,妄见也;正见,则法法无生,本无,非有可断啊!烦恼本不生,非有人断于烦恼啊!业障本空,非有业被人空啊!法华经云“诸法从本来,常住寂灭相”者,无生义也。金刚经云“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诸法岂有生耶!中论云“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是故说无生”。我们推穷诸法,不见起处,则诸法不生义定;不生则不灭,不增则不减,不垢则不净,是诸法的空相。证此空相时,本然,周遍法界,就是无生法忍也;是我们的,无生无不生,大用现前,就可以分身十方,广作佛事,随缘度生。地藏分身十方,也是这个道理。所以文中说“久证无生,化度十方,现身”。此方现,难保他方现身,或者罗汉身,因为无生无不生,能现一切身啊!合掌,问地藏言:“大士,南阎浮提命终,‘小眷属’指其儿女,‘大眷属’指其父母,有时儿女父母,有时父母儿女,故云‘小大眷属’。‘为亡者修功德’,指悬幡、悬盖、拜忏、诵经等,乃至设斋供养十方僧。‘造众善因’,指燃灯、造像、布施,以其功德回向命终人,得超升利益,及三恶道之苦否?”

【是故,阎浮,若能为其父母乃至眷属,命终之后,设斋供养,志心勤恳,如是之人,存亡获利。】

如法得力之文。

佛许敦说之文。

净月佛:佛真,犹如,应物现形;如水中月,月在水而不染水,佛而不染尘,故名。

初发心的男女,第一要见佛,方种之因,至紧至紧。华严经云:“佛真,犹如,应物现形,如水中月。”此一首偈,证明身是佛。

【大诤鬼王、】

九华山文化底蕴深厚。晋唐以来,陶渊明、李白、费冠卿、杜牧、苏东坡、王安石等文坛大儒游历于此,吟诵出一首首千古绝唱,黄宾虹、张大千、刘海粟、李可染等丹青巨匠挥毫泼墨,留下了一幅幅佳作。唐代大诗人李白三上九华,写下了数十首赞美九华山的不朽诗篇,尤其是“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的诗句,成了九华山的“定名篇”。九华山现存文物2000多件,历代名人雅士的诗词歌赋500多篇,书院、书堂遗址20多处,其中唐代贝叶经、明代大藏经、血经,明万历圣旨和清康熙、乾隆墨迹等堪称稀世珍宝。

“世尊啊!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一历耳根,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在正定中,不见一法,明自本心,是人当能千返生于六欲天中。虽生六欲天而不着欲,所以天福永远不减,生而又生,乃至千生。假如明心之后,再立志称名,即见本心,具恒河沙称性功德,故云‘何况志心称念’。”

前文是临命终时,在三宝种福,能令亡者,不落恶道,众罪消灭。

【以是之故。未来现在善男女等,闻健,分分己获。】

【自是阎浮结重,旋出旋入。劳斯,久经,而作度脱。】

地藏用方便力,将堕的人,救拔其罪苦,使苦道,上生人天。但此人无定性,不久又起惑作罪,旋又再入。若其罪轻,依然接引;假若此人造罪,作得太深,结业太重,永处无间狱,经历多劫,无时,则地藏救不了。

【白虎鬼王、血虎鬼王、赤虎鬼王、】

九华山间,遍布深沟峡谷,垂涧渊潭,流泉飞瀑,气象万千,宛如一幅清新自然的山水画卷。它处处有景,人移景换,清代时概括有“九华十景”。对外后,新辟八大景区,百余处新景点。新老景点交相辉映,自然秀色与人文景观相互融合,加之四季分明,时景、日出、晚霞、云海、雾凇、雪霰,佛光等奇观,美不胜收,令人赞叹不已,流连忘返。

他人代念,尚有如是之力,何况自念,分分己获,功德更大。罪灭福生,福生罪灭,获福,灭罪耳!

异术指方便权智。汝有方便智否,有则虽入恶道。

此乃轻重俱救之文。

主命鬼王白佛言:世尊,一切临命终时,事急心专,其心猛利,若能得闻佛名号,即时将佛名号,种在八识田中,牢不可破。

勉其向善。

“何以故?尔所作、害命之罪,拜祭无智,全无纤毫之力能利益亡者;不但无益亡者,而且所作、害命之罪缘转增,亡者加深其罪。”

地藏又白佛言:“世尊,过去不可说不可说阿僧只劫,有佛出世,号师子吼。此佛我曾亲近过的,我知道此佛功德。”“师子吼”者一乘法也。佛为故,从实施权,说三乘脱离,离而得涅盘,是假名涅盘,非真涅盘。所以三乘非究竟道,而执之以为实,不能成佛。所以最后说法华经大师子吼“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除佛方便说。但以假名字,引导于,说佛智慧故。诸佛出于世,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闻法,开三乘之权,悟一乘之实,个个受记作佛。

有疑在心,今日见佛,岂不请问,决己所疑。

“我等鬼王敬佛之人,如过去庄严劫千佛、现在贤劫千佛、未来星宿劫千佛一样。因为此人敬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见佛闻法,必定成佛,所以鬼王最敬供养三宝之人。因此鬼王,各有大力,及其所管辖土地之分,方便。不令(伤人伤物之事)、横事(横祸飞来之事)、恶病(难医之病)、横病(外来流行症、传染病等),乃至小小不如意事,近于此舍等处,何况入门。我等保其身心安乐,好向三宝中,种之因,将来结之果啊!”

“是诸,在生所造恶业,计其果报,必堕恶趣;今缘眷属,为临终人修此种种供养三宝,仗三宝无漏功德,结将来成佛之果”,故云“修此圣因”。三宝无漏功德,尚且令人成圣,何况“此人有漏诸罪,而不悉皆消灭耶”!

九华山天台峰天台寺大雄宝殿九华山位于中国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境内,为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是地藏的道场。九华山山势雄伟,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融为一体,有“东南第一山”之称。

准道藏:“生男女时,玄女遣于空中称唱奉恭。生男,唱奉一千六百声,欲其在家奉亲,出仕奉君;生女,唱恭一千六百声,令其归夫家时,翁姑与夫也。”炎口云:“奉恭欲唱,吉凶只在片时。”

地藏又白佛言:“世尊,过去又有佛出现,其佛名号大通山王,此佛我曾经亲近供养,此佛功德,我是知道的。”大通山王佛,“大通”是般若,“山王”是佛德。若人证时,即具般若之智,通达一切法而到诸法之彼岸,故名大通。又见时,具常、乐、我、净四德,犹如须弥山王,四宝所成,故名山王。大通者,般若佛因也。山王者,四德佛果也。佛因赅果海,果海彻佛因,所以证时,不但能修般若之佛因,又能证四德之佛果。若男子女人闻是佛名,闻名生解,慧解现前,证自,即具大通般若之智,所以得遇恒河沙佛,广为说法。又证时,具山王功德之果,所以必成。

此偈殃福难免。主命鬼王心肠,总想其脱苦得乐。

经流水品:十千鱼,得闻宝胜之名,尚尽生忉利,况男女闻名,宁有不得胜妙乐者。

出家之后,他爱静,爱禅定,因而,他决计要外出探觅清幽的深山去栖修。没有多久,他准备好远途旅行的一艘帆船,携带些随身的行李和充足的口粮,并牵着随他出家的白犬善听,单独驾着舟楫,离开仁川港口,拣着的边沿,随着满帆的顺风,向那滚滚的大海前进。一日帆船开进我国的长江,因受港口沙滩的,他毅然弃船而就陆进行。经过了不知多少的曲径和大道,终究被他在安徽青阳县境里,找到秀奇的九子山,于是他就攀着削壁,沿着山径爬上山探看,结果他发现了九子山中唯一平阳的盆地,他就选择在盆地旁边清脆溪声上的石岩栖住。

前一品是佛宝,固是成佛之因;此一品是法宝,也是成佛之因。佛宝是人,人无上者佛是;法宝是理,搅理而成万法,法无上者,涅盘是。悟理有浅深,故有“四圣”之别;迷理有轻重,故有“六凡”之差。三途迷理重,纯造恶业;人天迷理浅,乃业。纯善无恶生天,相兼故为人。六道受者皆迷理之过也。

地藏度出之后,劝其转教别人,莫作罪堕苦。应对人言,自己因迷,起惑、造业、堕狱,幸蒙地藏救拔,今出,更不敢造罪,复入恶道。

阿弥陀经云:执持佛名号或一日乃至七日,得一心不乱,心不,临终能往生,华开见佛,悟无生忍。是以有功德,故此品是成佛之因。

【多王、】

此乃譬喻中迷人出离险道,转过头来,又忘记善知识的教训--嘱其莫入险道--犹尚如前一样的迷误,忘记旧时所行的险道。此次再入,罪上加罪,致令丧身失命,如同堕在不能自出。

世尊设譬喻之文。

【又于过去,有佛出世,号毗婆尸佛。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永不堕恶道;常生人天,受胜妙乐。】

【大阿那吒王,】

关头,最为要紧。遇善则善,遇恶则恶。因人死而未生,前阴已谢,后阴未至,中阴现前,遇则善,而生善道,遇恶缘则恶,而堕恶道。

【又于过去,有佛出世,号宝相。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生心,是人不久得果。】

【说是语时,会中有一鬼王,名曰主命,】

【是五无间罪,虽至极重,动经亿劫,了不得出。承斯临命终时,他人为其称名,于是罪中,亦渐消灭。】

【如迷人误入险道,遇善知识引接令出,永不复入。】

“尔时”者,世尊说毕之时。鬼王为大众之首,代众陈述鬼王之职;合掌,敬白佛言:“世尊,我等鬼王,其数,总都住在阎浮提,有的住山、有的住水、有的住空、有的住地府。我们的职责,各有所执,各有所主,有的专门利益人,有的专门损害人;或损、或益,各各不同。然而皆是业报所感,使我眷属司各种职业,作损人、益人之事。我等眷属世界,每每观察,恶者必定罹祸,善者必定获福。但是,观来观去,总是多善人少啊!”

【是迷人,忽闻是语,】

【无令是众,】

【无常大鬼,不期而到。游神,未知罪福。七七日内,如痴如聋。或在诸司,辩论业果。审定之后,据业受生。未测之间,千万愁苦,何况堕于诸恶趣等。】

无论他是男、是女,皆是,皆应为说。

【又于过去不可说不可说阿僧只劫,有佛出世,号师子吼。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一念归依,是人得遇诸佛摩顶授记。】

【又于过去有佛出世,号波头摩胜。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历于耳根,是人当得千返生于六欲天中,何况志心称念。】

除三宝之外,一切天龙八部、人等,未出三界者,皆是有漏。纵许天龙,有有漏福,亦不能灭有漏之罪。因是之故,所以地藏对世尊说:“若天、若龙、若八部、人等,皆应劝阎浮提,临终之日,慎勿,取其血肉,造诸恶缘,去拜祭,及求诸魍魉”。

【佛告主命鬼王:汝大慈故,能发如是大愿,于中护诸。若未中,有男子女人,至时,汝莫退是愿,总令,永得安乐。】

此三鬼王,皆以兽形得名。

华严经云:“宁受苦,得闻诸佛名,不受乐,而不闻佛名。所以于往昔,无数劫,流转中,不闻佛名故。”观此文,则知名号,真中之慈航也。

是命终人在七七日内,未受生以前,无不念念间,望骨肉、父母、儿女、兄弟、夫妻等眷属,代其向三宝作福,以资救拔。

分别业经佛告阿难:“人,好处生;人,恶处生。”阿难曰:“是事云何?”佛言:“,罪业未熟,宿世善业已熟,故虽为恶,而生好处;或临死时,心数法生,亦生好处。”

主六畜。

华严经云:“自归依佛,当愿,体解大道,发无上心。”此偈证明,归依自性佛宝啊!

义经云:“无相不相,是名实相。”以依实相,出生二法、三道、四果。无相者,无相;不相者,不涅盘相。二法者,顿、渐二法也。三道,即三乘。四果者,乃声闻、缘觉、、佛。四圣果既然从实相出生,则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而生慧解,深悟实相,起心时,枝末烦恼先行脱落,是人不久得果无疑。

净名王佛:净是体,名是用,从体起用,于一切法得自在故。

神识昏昧之文。

阎罗王,此云双,苦乐双受故。若论本迹,则难思议。

【世尊!一切临命终时,若得闻一佛名、一名,或大乘经典一句一偈,我观如是辈人,除五无间之罪,小小恶业,合堕恶趣者,寻即。】

【却后过一百七十劫,当得成佛,号曰无相,劫名安乐,世界名净住。其佛寿命不可计劫。】

如有违前文设斋之仪--先行自食;及不精勤护净,以秽手触食;米泔菜叶,弃于地上。如是,则命终之人,全无功德,了不得力。如精心勤力护净、设食,奉献佛僧,求十方僧人之福,则命终人,七分获一分功德。

即时止恶不作,不造罪、不起惑,是名退步。

以是之故,莫待死后,别人代汝做,何不生时自己修,七分获得七分。况且现在身康力健,至诚而做,一心而为,可能十分,就得十分,故云“分分自获”。

【主疾鬼王、】

【主产鬼王、】

金乔觉诞生在古代的新罗王国。当时,他是一国的王子,生活得非常富奢;但生性淡泊的他,却毫无一点高贵的感觉,只是一味的保持着静默和嗜读着书籍。他的相貌生来不大美秀,不过他的心却比任何人淳厚!这可在他从小的时候,就懂得同情犯罪坐牢的人一点见到。唐高永徽的年间,一天他读毕诸子百家的书籍,慨然兴叹说:儒教六书,三清道术,唯独的第一义谛最是殊胜!也最合我的心怀。于是就立志薙发出家了,那时他正是二十四岁的年龄。

此品也是度之缘,即、诵经、造幡、造像、斋僧、供众等,种种也。

此是疑点。“世尊,地藏有不可思议神力,度出上生善道,既受,自应依止善道,修无漏法,得出三界,永取涅盘,泥犁。今不尽然,不久又见其再入,莫非神力不足令其依止善道,抑或立志不坚,不能安住善道呢?”

地藏说阎浮,渐困渐重,,唯知识能救。“知识”者,三宝无漏功德啊!“若”者,侥幸之辞。“侥幸遇到三宝中善知识,替其向三宝中求救,与其减罪,或全灭其罪。三宝有如是大威神力,因三宝是无漏功德,能灭有漏之罪;又能扶其,助其不退。三宝教训能令其牢脚,踏实,因此得达人天平坦之地,须省是三途恶,从此再不造罪、再不退善,三宝知识之力啊!”

“把手相牵行不得,为人自肯乃相亲”,所以难调,种子起现行,自无断腕之勇,又无自克之志,是以自亦难伏。

可以名思知。

【复次,,如是罪业,命终之后,眷属骨肉,为修营斋,资助业道,未斋食竟,及营斋之次,米泔菜叶,不弃于地,乃至诸食未献佛僧,勿得先食。】

因人死,若非有极重罪,其中阴身,七日一死生,如是七次死生,共四十,方定其罪福,六道。所以在四十九日内德,能令亡者,增福灭罪。

【而语之言:咄哉男子!】

诱引之文。

我佛为俗人说法,必先戒论、施论、生天论。因俗人本不求了,所以佛对机施教,教其持戒及布施作福,天上,永处福地。

有翻大力。

世尊,现在、未来一切,若天、若人、若男、若女,皆可以求佛功德。佛功德在名号中,每一佛名,其名下德相周遍法界,而且一德含一切德,故云念一佛名,功德。此乃狭义,属根本智;若论广义,须要一一承事十方诸佛、广学诸佛道法、念佛名,会其名所含之义、到十方世界参学、学世界种种,然后一一贯通,如梵王网罗幢,彼此互入互摄,重重重重,无尽无尽,森罗万象,一法印之,才是到家时节,属差别智。十轮经云:“若念一佛,则见一佛;若念多佛,则见多佛。若念小身佛,则见小身佛;若念大身佛,则见大身佛;若念身,则见身佛。”其功德,何只,而且。此乃地藏,尽性之谈。

鬼王受记成佛之文。

后及疏友,乃至初相识者。

无上佛:有所断,名有上士;佛无所断,故名无上士。又法无上,涅盘是人无上,是。

身有,心有生住异灭,世界有成住坏空,一切无常。而且谁也不知何时死,更不知何处死,又不知怎样死。有婴儿亡、有少年亡、有的壮年亡,乃至老年亡。且孤坟多是少年人,莫待老来方修福啊!

地藏又白佛言:“过去有佛出世,号宝相,吾也曾经亲近供养过的。”此佛名宝相者,智者大师曰:“实相尊贵,故名宝相。”宝相者,诸法实相也。金刚经云:“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信心,即生实相。”又云:“是实相者,即相,是故,说名实相。”

【世尊!我观阎浮,但能于诸佛教中,乃至善事,一毛一缔[三点水旁]、一沙一尘,如是利益,悉皆。】

【主畜鬼王、】

【世尊!如是阎浮提男子女人,临命终时,神识昏昧,不辨,乃至眼耳更无。】

【千眼鬼王、】

【至于好道,】

二乘只有定慧而无方便,不然,既具般若,又有方便,故云“多解大术”。

主命自谓:“我既主人之命,人之将生,干系在我,故先令土地、宅神荷护子母,使安稳而生”。听呱呱之声,父有添丁之喜,家无断火之忧,土地等荷护,实主命之使令。

地藏说:“若有男子、女人,在生时未曾修一毫之善,多造众恶--利己损人之罪,命终之后,假如眷属,或小儿女、大父母,为亡者,悬幡、悬盖、燃灯、等福业。资生天上福堂,福处,故云‘福利’。一切圣事,指诵经、、、供斋等,皆正事,能获出世三乘圣果,故云‘圣事’。如是功德,七分中,亡者获得一分,六分功德生人”。经云:“亡后作福,死者七分获得一,余者属现在。”

佛告地藏:“主命鬼王今日修因,将来成佛是果。佛因佛果其事如是,谁亦想不到,谁亦说不到。以鬼王身行道,真是不可思议。鬼王现在结缘结得多,将来成佛,所度人、天悟道亦不可限量。”

【譬如有人迷失本家,误入险道。其险道中,多诸夜叉及虎狼师子、[虫+元]蛇蝮蝎,如是迷人在险道中,须臾之间,即遭诸毒。】

【知识又言:】

【佛告阎罗天子:南阎浮提,其性,难调难伏。】

【主耗鬼王、】

除五无间之罪。因五无间父母、、阿阇黎、,此,临终之时,不经中阴,不隔异熟,一刹那间,直入阿鼻,无暇闻佛名、一句经典。所以慎勿作五无间之罪。

佛在天宫为母说法毕,放云,天龙来会天宫,从佛闻法,滋润。又闻地藏亲口说,拜祭魍魉,无丝毫之力利益亡人,空受血肉祭祠,得无愧乎!皆由我等,从来未曾修无漏功德,所以不能救度亡者,我等何不齐发心,求出世无漏功德,方能利益,所以千千万万阎浮,皆发。心内具功德,故云“心”。

【假使或现在生,得获圣分,生人天中,缘是临终被诸眷属造是恶因。亦令是命终人殃累对辩,晚生善处。】

召体曰名、表德曰号,则名别号通。一切诸佛,皆具十号,、应供、正遍知等。

智成就佛:一切种智成就,故名。

【如有违食及不精勤,是命终人了不得力。如精勤护净,奉献佛僧,是命终人七分获一。】

【佛告地藏:汝今欲兴慈悲,救拔一切罪苦六道,演不思议事。今正是时,唯当速说。吾即涅盘,使汝早毕是愿,吾亦无忧现在未来一切。】

不忘本愿之文。

广修众善,求出三途。

上来自念,仗自力;死时闻人,仗他力。自力也可,他力也可,总有功德。所以临命终,其家中眷属,多人乃至一人,为病人将近死时,高声念一佛名,历其耳根。临终时其心猛利,一闻佛名,执持不放,全副在一佛名上,念念不舍,承此佛力(除开五无间罪,暂时不讲),其余业障、报障,悉皆消灭,如汤消冰,如明破暗,破尽无余。

大辩兴问之文。

此鬼王令人莫作诸恶--如不孝父母、等,否则临身。

第三、是无明烦恼。此烦恼障佛,不识果位中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等功德,欲证功德,须断此烦恼。所谓“断一分无明,证一分”。无明分分断,诸佛分分证,直至破尽为止。

印度外道祠天,以金造天像头,夜有贼来偷,不与,贼惊惶间,大呼南无佛一声,取头而去。天明大众均曰:“无来附。若有,云何被贼取头去?”附一人身上曰:“贼来取头,本不得,因贼大呼南无佛,缘此得便,取我头去。”大众均曰:“神不如佛,我们改奉藏传佛教佛像-圣一:地藏本愿经(2佛罢!”

“习恶,且性,种子起现行,其力猛利,不但难调,就是他自己亦难制伏。”

三恶道时,受诸剧苦复损性命。

此乃之文。

代德之文。

【多解大术,】

嘱令化他。

【过是日后,随业受报。若是罪人,动经千百岁中无日。若是五无间罪,堕大,千劫万劫永受众苦。】

【复损性命。】

【尔时,鬼王合掌白佛言:世尊!我等诸鬼王,其数。在阎浮提,或利益人,或损害人,各各不同。然是业报,使我眷属,世界,多善。】

权智,防微杜渐,制之于未然。“咄哉”者,之词,汝是男儿大丈夫,岂可起惑造罪耶。

【有何异术,】

此为譬喻之文。

即面然大士,分衣施食。

智胜佛:声闻、缘觉、中,以佛智最胜故。

【又于过去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号宝性。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一弹指顷,发心归依。是人于无上道,永不退转。】

人生无不死者。法句经云:“命如华果熟,常恐会零落,已生皆有苦,孰能致不死?”

【是迷人亦生感重。】

鬼王述职之文。

【兽鬼王、】

此偈人命无常啊!

【若得遇知识,替与减负或全与负,是知识有大力故,复相扶助,劝令牢脚。若达平地,须省恶,无再经历。】

【若见亲知,】

临终闻名悉脱之文。

【尔时,铁围山内有鬼王与阎罗天子,俱诣忉利,来到佛所。】

即飞行夜叉之帅。

“若遇恶友、恶境为其助缘,便去造罪。一次、二次、三次造罪,恶种增加,恶种内薰,念念造罪,了。所以‘善退恶增’乃阎浮病。”

能灭诸罪之文。

横祸。

复举习恶易增之文。

地藏,或称地藏王,曾音译为“乞叉底蘖沙”。因其“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故名地藏。为佛教四大之一,与、文殊、普贤一起,深受敬仰。以其“久远劫来屡发弘愿”,故被尊称为大愿地藏王。九华山殿金乔觉(696年-794年),新罗僧人,王族,传说为地藏,故而又名金地藏。金乔觉早年为新罗室,亦是派遣至唐朝的留学生。

迷人闻法,心生感谢,尊重慈教,zippo油成分铭刻五内。

【世尊!习恶,从纤毫间,便至。】

【能制诸毒?】

【电光鬼王、】

【佛告阎罗天子:恣汝所问,吾为汝说。】

【若再履践,犹尚迷误,不觉旧曾所落险道,或致失命,如堕恶趣,】

“尔时”者,主命鬼王受记毕之时。地藏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我久远劫前发愿度成佛。已成者,已了矣!当成者,当了矣!还有未来,未种成佛之因,我想为未来,演出世利益之事,于海中,令种之因,将来得大利益之果。唯愿世尊听我说之。”

因是之故,,阎浮若真能为其父母,乃至为其六亲眷属,命终之后,设斋供养三宝,地藏菩萨本愿经,以资亡者。则应志心诚恳、勤劳、护净,如是如法设斋,则亡者、生者皆获大利。

【主食鬼王、】

有翻火神。

【我等鬼王是人,如过去现在未来诸佛。敕诸,各有大力及土地分,便令,不令横事、恶病横病乃至不如意事,近于此舍等处,何况入门。】

【狼牙鬼王、】

再标。

至德初年的时候(公元七五六),山下的名士诸葛节率领了一班村老,共作登山的游乐,行至山中平阳的地区,祗见萋萋芳草的,弥漫的白云冉冉上升,日色鲜明之下,溪涧的水声铿锵不绝,他们被美景好奇所使,竟然于不知觉中往前探幽,不期然在石岩中发现一位孤然闭目的趺坐禅僧,旁边立着折了一足的古鼎,古鼎里祗是装着少数的白米搅拌着白土粉,不久,禅僧出定了,随把米土煮熟了自食,食完又默默。村老们见了非常的说:师傅!您这样的苦行,是我们邻居山下人的啊!因而,没有几时,村老们就发心为他构建一座颇大的禅宇,并不断的供养着四时的米粮。

【阿那吒王、】

“人,生恶处者,今世善未熟,过去恶已熟,故今虽,而生恶处;或临死时,不心数法生,亦生恶处。”

贞元十年(公元七九五)夏天的季节,一日他于大殿中召集僧众诸师告别,诸师茫茫然不知他的所以,当时祗见群山在着悲鸣,岩石在着陨坠,日月在着变色,而他却安祥的结跏趺坐的示寂了。那一年正是他九十九岁的时候。

【多诸毒恶,性命。】

世尊啊!如是等不可说佛,我皆曾经亲近供养、承事。若人承事十方无数诸佛,尽行诸佛道法,于佛方可希冀。

【地藏方便力故,使令,生人天中,旋又再入。若业结重,永处,无时。】

【大辩,作礼而退。】

法句经云:“人作,殃福随人,虽更,不可得免。”

【阎罗王众赞叹品第八】

“或读诵大乘经典转入,种下大乘善根。当诵经时,自闻他闻,皆获法益,亡者承斯经力,亦得超升。或供养佛像,种种香油、香、华、灯、涂、果、乐,如佛等无有异;供像,功德亦然”。

主人种种病。

已毕,临别赠言,叮咛付嘱。

主人之命。

鬼王各有所执、各有所主,“执”是,主理一事。此鬼王主理人生时、死时之命,亦含之意。

【又于过去无数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号宝胜。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毕竟不堕恶道;常在天上,受胜妙乐。】

免受三恶道苦,保全慧命。

一天,他正端坐入禅的当儿,突然被一只毒螫咬伤了腿部,但他依然的危坐如故。俄顷,由壁中飘下一位美丽妇人,捡衽再拜的馈药说:适才小儿,渎犯尊颜,现在妾愿出新泉,以补。言讫不见,不一刹那岩壁间潺潺的流出了新的泉水,经此之后,他也就免去了外出汲水之劳。(这就是九华山有名的东岩龙女泉。)

地藏又说:“世尊,过去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号宝性。此佛我曾经亲近过,我知此佛功德。其名‘宝性’者,佛性也。一切在海中浮沉,受种种苦,而其佛性随缘不变,犹如金宝随缘而作种种形像,但其宝性是一,始终不变;佛性亦如是,虽六道,受种种形,受种种苦,而其成佛之性永远不变。既有成佛之性,不见则已,若见时,就能从性起修,一直修到成佛,故名‘宝性’。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一弹指顷返迷成悟,悟了本有佛性。但见性是一念见,不是慢慢见,不念悟即见,故名‘一弹指顷’即见佛性,汤姆汉克斯显老态是自己安身立命处,所以归依自性佛宝。归依是归投依止,永不再迷之谓也。是人既佛性,凡有所作,不离自性,则是人于无上道,永不退转矣!”

“是等”,指。念一佛也可,念多佛也可。念到得益时,生则在上,成就种种功德,利益人天;死则即见十方诸佛,随愿往生十方,亲近十方诸佛,广学。唯其生时有把握,才能死时有把握。生时、死时,皆能,是真,此人终不堕恶道。

【是诸眷属,当须设大供养,转读尊经,名号。如是,能令亡者离诸恶道。诸魔,悉皆退散。】

【乃及夜叉,】

前品度生之缘,种种,助离苦得乐耳!此品,才是成佛正因。

世尊,若男子女人闻是佛名,了达一心具三观,三观齐修,便证一境三谛之理。理观和合,能生一切善法,能断一切罪苦。罪灭福生,永不堕恶道,常生人天受胜妙乐了。

汉益州刺史,郭徐安病重,其妻问欢喜天。天言:“可发愿一日中造地藏像。”安即发是愿。一日,忽闷绝,经三时,安醒,自言入。告曰:“公依妇恩,发愿造大王像,我为令偿罪业,现身,实是。若有,归依地藏,满足所求,公急还,毕其愿。”

有大方便,能教人破见惑五利使。

此乃开迹显本之文。

中阴身过了四十,骨肉不而来救,则随本人之业而受报。若是有福犹自可,往生人天;假若是罪人,入三恶道,动经千百岁中,不见之日;若是五无间罪,堕大,千劫万劫受无间苦,更不知何日出离。

知礼识义,身乐。

李白吟九华山诗云:“昔在(长江)上,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我欲一挥手,谁人可相从?君为东道主,于此卧云松。”其中“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诗句成为描绘九华山秀美景色的千古绝唱。九华山唐代刘禹锡观山时赞叹:“奇峰一见惊魂魄”,“自是造化一尤物”。“江边一幅王维画,石上千年李白诗”。

【主命鬼王、】

【祁利叉王、大祁利叉王、】

第一、是见思烦恼。见惑五利使、思惑五钝使,这十使烦恼,使作业,受苦,所以应先断此烦恼。此烦恼一断,便证果,出三界,了矣!

既生人天好道,教其之法。

所以“眷属,当须设大供,供养三宝,仗三宝之威光,以资神识,往生善道;或转读世尊所说之经,如寿经、金刚、法华等经,,能令亡者,识神不落恶道;或名号、名号,名含万德,仗佛万德之力,能令亡者,离诸恶道。既来,恶缘即谢;来,谢,一切诸魔,悉皆退散,为力。”仗三宝之力,决生善道矣!

第三点是中观——不落二边。法法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便证诸法的真实相,而得一切种智,成就果地实德。

【方知险道。即便退步,】

开示现鬼王之迹,而显实是之本。法华经云“内秘行,外现声闻身”是也。况且非本无以示鬼王度生之迹,非迹无以显慈悲愿力之本,本迹虽殊,不思议一也。识得迹,就能下化;识得本,就能上求佛道。故现种种身而度,岂独鬼王身乎!

灭恶不作,即出恶道。

此乃无力之文。

唐开元年间(719年),新罗国(韩国)王子金乔觉渡海来唐,卓锡九华,苦心75年,99岁圆寂,因其生前逝后各种瑞相酷似中记载的地藏,僧众尊他为地藏应世,被认为是地藏,九华山由此被辟为地藏道场。受地藏“度尽,方证,未空,誓不成佛”的宏愿,自唐以来,日增,僧众云集,香火之盛甲于天下。明清时达到鼎盛。九华山现存99座,僧尼近千人,佛像万余樽。

人有三毒、十恶。此鬼王以毒攻毒,以恶出恶,故名。

此喻阎浮,善退恶增。

此乃三宝无漏功德,乃至极小,烦恼不能坏,而终坏烦恼;不能坏,而终坏;业障不能坏,而终坏一切业障。因三宝功德,犹如金刚,一切不能坏,终坏一切。

何故子母不安?因为临产时,有无数及魍魉、精魅,候食腥血。生时恶露之血,好多鬼来争食,稍微无福者,鬼得其便,连皆犯之,致令不安。护净经云:“饿鬼常守捕妇女,农民都能玩的迷失产藏血不净,以为饮食。”

九华山历代高僧辈出,从唐至今自然形成了15樽,现有5樽可供观瞻,其中明代无瑕被崇祯敕封为“应身”,1999年1月发现的师太是世界上唯一的比丘尼。在气候常年湿润的自然条件下,不腐已成为生命科学之谜,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更为九华山增添了一分庄严神秘的色彩。

【有一知识,】

【尔时,佛告地藏:是大鬼王主命者,已曾经百千生作大鬼王,于中,。是大士慈悲愿故,现大鬼身,实非鬼也。】

【是阎浮提之人,临命终时,亦有百千恶道,或变作父母乃至诸眷属,引接亡人,令落恶道,何况本造恶者。】

【是时阎罗天子瞻礼世尊及回视地藏,】

出问知客师:“一华供佛,得福几何?”答言:“不知,汝问读经者。”读经说:“我未得天眼,不能知见果报,汝问坐禅。”罗汉,观其次第,天上,八万大劫享人天福,而其福不尽,再观不知。罗汉上升兜率天宫问。曰:“佛福田,最为殊胜,种种果报无尽,我亦不知。假如千万补处,亦不能知,唯佛乃知。”可知一花至诚供佛,乃至毕苦,其福不尽,直至成佛。或转读大乘,佛理渐渐明,惑业渐渐消,惑消理明,功德甚大。或供养经中一句、经中一偈,皆是舍利。法华经云:“于诸过去佛,或灭后,若有闻是法,皆已成佛道。”观此文,则鬼王尊重少香、少华,供佛、供法之人,非无因也。

【何以故?是产难时,有无数及魍魉精魅,欲食腥血。】

指地藏。

鬼王又说:“我的眷属世界,过人家庭、或城市县邑、聚落乡村、华丽庄园、大小房舍,或见男子女人,能修一毛发之事,建立伽蓝,造佛圣像,乃至悬一幡、一盖,供养三宝,少香、少华,奉献佛像及像。”

【是诸,有如此习。临命终时,父母眷属,宜为设福,以资前。】

【是等,生时死时,大利,终不堕恶道。】

权智鉴机,有先见之明,知烦恼炽盛的迷人欲作罪。

愿力最大,愿力最难忘,依愿而行,利益,便是人。今主命鬼王白佛言:“愿不有虑,我毕是一生之力,念念阎浮,生时死时,俱得安乐。只要在关头,紧急之时,信受我语,与我合作,听我的话去作,无有不得三恶道,而获生人天大利益者。”

梵语“耶”,秦翻知者。一切诸法,了了觉知,故汉言“觉”者。自觉觉他,觉行,故肇云:“佛者何也?穷理尽性,之称也。”夫长夜,莫能自觉,自觉觉他者,其唯佛乎!

【若有临命终人,家中眷属,乃至一人,为是病人,高声念一佛名,是命终人,除五无间罪,余业报等,悉得消灭。】

【免诸,】

【逢见他人,复劝莫入。自言因是迷故,得竟,更不复入。】

护人得财。

可能多闻天王手下大将,统领一切。

梵语“毗婆尸”,又名维卫,此云胜观。佛法要观心,心字三点,第一点是空——一切法入心,无不皆空。空故心能藏一切法,若一法不空,则为心作碍;因空故,法法入心时,法不碍心,心不碍法。所以第一要修空观,诸法空时,此心亦空。

“如是辩论业果,有时心重境轻,其罪便大;有时心轻境重,其罪可小;有时作业俱重,则;有时俱轻,其罪微乎其微。如是辩论,审定之后,据业轻重,而受六道生。当未测之间,能不千愁万苦!何况定了重罪,诸恶趣,闻之更悲恐矣!”,者,朝生暮死报;劫盗者,当作猪、羊受人屠割;淫失者,作鹤鹜獐麋;两舌者,作橧枭鸺;扞债者,为驴骡牛马,故云“据业受生”。

【言于此,】

“世尊,万不能,一就有种子;种子起现行,又令汝第二次造罪;第二次造罪,内薰为种子,恶种子又增加;种子复起现行,其力更大,无办法不去造罪。如是种子起现行,现行薰种子,种现相薰,便至。”所谓一件秽、两件秽,一秽下去,就。所以佛教,初夜造罪,初夜就,便容易拔罪,莫待天明,天明则种子已种下八识田中,就难拔了。是以覆藏之人,其罪不灭,唯有一直增长下去,如树拔了。

【世尊!是地藏既有如是不可思议神力,云何而不依止善道,永取?唯愿世尊为我解说。】

华严经云:“了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从他悟。”

如譬喻中的迷人,误闯入之道,遇善知识,引出险道,永不再入。

【又阎浮提临命终人,不问,我欲令是命终之人,不落恶道。何况自根,增我力者。】

妙声佛:法华经云:“闻佛柔软音,深远甚微妙;演畅法,我心大欢喜。”

【何以故?是阎浮提人初生之时,不问男女,或欲生时,但作善事,增益舍宅,自令土地欢喜,子母,得大安乐,利益眷属。】

高山峻岭、大海深渊,由他主理。

疑问之文。

【又于过去,有佛出世,号大通山王。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者,是人得遇恒河沙佛,广为说法,必成。】

死而未生,以其中间,猛利,最灵。所谓非阴非阳者也,此时种善根,最容易得力。

述职之文。

在三恶道受诸剧苦,且损自己的慧命。

【是善知识,】

波头摩是红。印度四莲——青、黄、赤、白,以红莲为胜。央掘尊者云:“第一钵昙摩,柔软足,尘水所不污,是故稽首礼。”

华山汉时称陵阳山,南朝时梁陈间,以此山奇秀,高出云表,峰峦异状,其数有九,故号九子山。唐天宝年间诗仙李白数游九华山后,睹此山秀异,九峰如,触景生情,在与友人唱和的《改九子山为九华山联句并序》中曰:“妙有分二气,灵山开九华”,因此“九子山”改为“九华山”。

“如履泥涂”,指退善;“负于重石”,指;“渐困渐重”,指恶增;“足步深邃”,指堕三恶道。了!

【而入此?】

一念心具诸恶,何况念念。此鬼现忿怒之相,令人见之,不敢复起恶念,故名。

既然如是刻苦度,拔其根本罪根,使出三途上生。怎奈阎浮,结恶结得多,其种子特别重;种子内薰,不知不觉又去造罪,致令暂出三途,不久又入,又去度。有愿力,不退心,致令经久远劫而作度脱之事。

第二、是尘沙烦恼。如尘若沙这么多;此烦恼一断,则识恒沙佛法,就能医恒沙之病,则名。所以一定断尘沙惑,方能应机说法去度啊!

此带累亡者晚生之文。

【是我早令舍宅土地灵祗,荷护子母,使令安乐而得利益。】

营斋如法之文。

观此文,善人临死,被变其亲爱眷属形像,彼不了故,一念生着,便生鬼趣,非无因也。所以临终慎勿起,否则堕恶道;要正念现前,心不,方能生啊!

护人之文。

地藏白佛言:“世尊,过去无数恒河沙劫,有佛出世,号宝胜,我也曾经亲近供养过的。”佛号宝胜者,非之宝,乃出之宝。出世之宝,义含四德:常德、乐德、我德、净德。具此四德,既不漏落,也不漏落涅盘。两边不漏落故,故以成就真常、真乐、真我、真净,离凡夫之四倒,又离出世二乘四倒,超世出,故名宝胜。

汝等鬼王及与阎罗,能如是敬佛男女等,吾亦告梵王、帝释,汝等早脱鬼伦,迳生天宫。“梵王”统大千界,“帝释”治一四天下,鬼王属其所管,故云“吾亦告”。

宝王论曰:“浴大海者,已用于百川,名者,必成于三昧,在三昧中,便能观到佛功德。”金刚经云:“若心不住法而行布施,如人有目,日照,见种种色。”三昧中照见种种功德,故名藏。亦犹清珠投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佛想投于乱心,乱心不得不佛。所以初发心的人最好,能降伏自己的妄想啊!

百物耗损。

【诸等。】

既降伏自己的烦恼,又有方便能降别人的烦恼,故云“善禁是毒”。

第二点是假观——法法从缘而生,法法如幻如化。世出法,无一法不是幻。古人云“、涅盘等空花”,是幻,入,而不被所碍;涅盘是幻化,证涅盘,而不住涅盘。不住涅盘,有大悲;不住,有大智,悲、智双运,自利利他,皆由知一切法如幻故。

即送生、保产者。

五无间罪,罪之极者也,佛功德力,力之极者也。以极大佛力,能消极大罪业,但要渐渐消除。因此人业力甚大,他人为其称念,将佛名善根,种其八识田中,要等种子渐渐栽培、渐渐萌芽、渐渐增长,方能消灭极大之罪。昔日法照大师亲到五台,在竹林寺见文殊在西,普贤在东,为众说法。照作礼问:“末代凡夫,智识浅薄,佛性心地,无由,未审修何,最为其要?”文殊曰:“诸门,无如。我因故,得一切种智。”又问:“当念何佛?”文殊曰:“此世界西,有阿弥陀,愿力难思,汝当系念,念无间断,命终决定往生。”说已,为照摩顶而退。

之文。

释迦灭度之后,印度有一优婆塞上得一庵摩罗花,入波罗提木叉寺,见释迦佛像相好,功德,即时心热毛竖,上华供佛。

【负石鬼王、】

“既业缘所系,要我主理此职务;在我本昔之愿,也是利益,我就借此机会,用此职务,去做利生之事,满我度生之愿。但不会我意,不与我合作,致令生时、死时俱不得安稳。”

【而语之言:咄哉迷人!自今已后,勿履是道。】

何以有福之人鬼道呢?

天有天王、人有人王、地府有阎罗王,亦称阎罗天子,与无数鬼王,在地府罪人,使令。

【为何事故,】

“及营斋期间,慎勿将米汁菜叶,弃于地上。”供佛余物,岂可弃地,弃地则不耳。应将残物,待斋食竟,施与。

【过人家庭或城邑聚落、庄园房舍,或有男子女人修毛发善事,乃至悬一幡一盖,少香少华,供养佛像及像。或转读尊经,供养,一句一偈。】

【何况临命终人,在生未曾有少善根,各据本业,自受恶趣,何忍眷属更为增业。】

【引出险道,】

闻地藏说,但以佛教中,作丝毫之善,悉皆,不落空过。

【祁利失王、大祁利失王、】

地藏说:“阎浮既有如是,习恶,难免命终时,恶道。若其父母,识得三宝之力,宜为设福,求三宝之力,以资助其前途之。”无常偈云:“胜因生善道,恶业堕泥犁,唯有佛,是真归依处。”

兴慈济物之文。

九华山在鼎盛时期盛时有300余座,现在有93座,其中国家重点9座,省级重点30座,佛像万余尊,文物2000余件,僧尼700余人。

相传,此时山下有一位闵公,平常好僧乐施,每次举行供养百僧时,总是欠缺一位,因而,每次都得亲自上山来请他;不然,就无法获得的功德。不久之后,为着度生开辟道场,他向闵公化九子山的地,闵公说:随您的尊意!他即将袈裟一领掷向太空,射下的黑影竟把所有九子山地尽行遮盖,于是闵公也就很欢喜的把九子山舍献了。闵公有一个儿子,因敬仰他的德范,就随他出家法名道明,以后闵公因的便利,反拜儿子为师,成为佛门中的千古佳话。现在地藏的圣像旁边站着一个年青的和一个老公,就是他们父子两位。

无救之文。

【令得安乐。】

【尔时,地藏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我今为未来演利益事,于中得大利益。唯愿世尊听我说之。】

为何事业。

观因记果,故名受记。有三达智:一、智慧知过去世无碍。二、智慧知现无碍。三、智慧知未无碍。所以鬼王成佛之事,一一备知,为其授记,令其欢喜,坚其,亦令一切鬼王欢喜;鬼王可以行道故,亦令一切欢喜。鬼身尚且成佛,何况人身,天身耶!

【是等辈人,如履泥涂,负于重石,渐困渐重,足步深邃。】

【说是语时,忉利天宫有千万亿那由他阎浮,悉发。】

【说是语时,会中有一,名曰大辩。是久证无生,化度十方,现身。合掌,问地藏言:大士,是南阎浮提,命终之后,小大眷属,为修功德,乃至设斋,造众善因,是命终人得大利益及不?】

今日既至天宫,乘此因缘,在佛前赞叹地藏之丰功伟绩也。

此空、假、中三观,如天王三目,伊字三点,不纵不横、不并不别,非一非三,而一而三,三一,微妙难思,故名胜观。

佛赞劝勉之文。

山王佛:华聚云:“世尊金色如金山,犹如日光照。能拔一切诸苦恼,我今稽首大。”佛功德巍巍,犹如须弥山王,故名。

此乃阎浮识心无定之文。

观此文,鬼王百千生作鬼王身,在中,用大悲水饶益,宜乎其受记,当来作佛了。

【鬼王白佛言:愿不有虑。我毕是形,念念阎浮。生时死时,俱得安乐。但愿诸于时,信受我语,无不,获大利益。】

“尔时”者,指佛在天宫为母说法毕,放云,即仗佛力,与地藏同来天宫闻法之时也。

昔日周豫学士,尝煮鳝除盖,见其鞠身向上,而以首尾就汤。剖之见腹中有子,乃知鞠身避汤煮爱子之故。所以主命鬼王曰:“未生之前,或已生下,慎勿,取其鲜味,供给产母。”及已生下,小儿满月时,广邀眷属、亲友叙欢,可设素菜,慎勿饮酒食肉--酒能乱神,肉由杀命。饮酒,断智慧种;食肉,断慈悲种,我佛五戒,早令人持。更莫“歌乐弦管”,唱之乐荡情而逸志。如是违天地之;乖主命之愿心;减舍宅之威光;触土地之护意,致令子母俱不得安乐,其过也将谁归?

【称佛名号品第九】

【自取其死。】

如法获利之文。

他不只乐于和一而清朗的禅定,并且于讲经说法外欢喜摹写大乘的四大部经典,以作广弘布施,所用的文具由南陵的愈荡等的供养。

因此佛告鬼王:“主命,汝有大慈心,能发如是大慈愿。于生而未生,死而未死之时,救护,最容易得力。望汝未来之世,一切,至时,汝莫退是愿,利益有情。不论有罪无罪,总令,令生者、亡者,永得安乐。”

【地藏白佛言:世尊!过去阿僧只劫,有佛出世,号身。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暂生,即得超越四十劫重罪。何况塑画形像,供养赞叹,其人获福。】

观此文,则阎罗王及诸鬼王,皆是;各承愿力,现鬼王身,在幽冥界,行道,利益。但能利益,便是,利生功德,即证。在天上、在、在地府,皆能行道,功德,皆证。因度生为因,为果,故欲取者,须度。普贤行愿品云:“诸佛,以大慈心为体故,因于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心;因心成等。譬如旷野沙碛之中,有大树王,若根得水,枝叶华果悉皆繁茂。旷野,树王,亦复如是。一切而为树根,诸佛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则能成就诸佛智慧华果。”

世尊,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生宝幢想,三世诸佛,此人以敬三世佛故,即能超一百大劫之罪。

此乃成佛之因,向后诸品皆成佛之因,收束此经。

鬼王率领,尽居阎浮提。“各有所执”,执领;“各有所主”,主理职务。所谓鬼有鬼世界啊!【是诸鬼王与阎罗天子,承佛威神及地藏摩诃萨力,俱诣忉利,在一面立。】

【飞身鬼王、】

又能教人降伏五钝使烦恼。

再标譬喻。

可以名知其义。

以同事摄,与迷人。

不堕之文。

佛告地藏:“汝今欲兴慈悲,救拔一切造罪六道,演火里红莲,不思议事。”何者?佛观烦恼心中,有佛,结跏趺坐,俨然不动,相好具足。因烦恼心中,能念功德;功德能转烦恼,悉数变为。此乃不思议事,唯佛乃能知之。弥陀经云:“汝等当信是称赞不可思议功德,一切诸佛所护。”“汝地藏能说之,今正是时,唯当速说,吾为证明。”

【譬如有人从远地来,绝粮三日,所负担物,强过百斤。忽遇邻人,更附少物。以是之故,转复困重。】

“世尊啊!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闻得深,一念悟诸法之实相,归依诸法实相,成就一切种智,是人,得遇诸佛为其摩顶,授当来成佛之记。”

地藏在此阎浮洲,度度得多,非常熟识,故白佛言:“我以慧眼而观阎浮,第六意识虽能分别诸法,但不了诸法无性,更不了诸法本性空寂,所以妄计实有,着善、;以妄计故,举心动念,无非是之罪,总不能超出范围,在海中打圈转。侥幸获得作善,得利;但当获利时,却忘记昔日作善之因,多数退而不继续,所以其福利不久亦尽”。

【或悬幡盖及然油灯、或转读尊经、或供养佛像及诸圣像,乃至及辟支佛名字,一名一号,历临终人耳根,或闻在本识。】

犯殃自损之文。

三恶道时长,入易出难,一失人身,万复。

地藏又白佛言:

【若能更为身死之后,七七日内,广造众善,能使是诸,永离恶趣,得生人天,受胜妙乐。现在眷属,利益。】

护命终之文。

千眼,瘟疫神也。

【地藏!是大鬼王,其事如是不可思议。所度天人,亦不可限量。】

大诤者无诤也。此鬼王令人解怨释结,故名。

【世尊!现在未来一切,若天若人、若男若女,但念得一佛名号,功德,何况多名。】

【主险鬼王、】

地藏塔圆寂后,安在石函中。经过三年的时间,徒众们石函,发觉没有丝毫损坏,而且颜貌如生无异,于是举舁迎入神光岭宝塔,一上只闻骨节摇动犹如金锁撼鸣的声音,经云:“钩锁,百骸鸣矣。”可以证知正的地藏应世无疑。同时礼拜金地藏真像,所得的利益,皆如地藏经所载无异,更为明确显证。因此,千数百年来,佛教的信徒不辞数千里的遥远,而乐于发心前往朝拜者络绎不绝!尤其是七月三十日圣诞之期,九华山圣地(天宝年间,李太白登山因见山峰秀丽故更改之)数十里的范围内遍满了一步一瞻三步一拜的老幼男女的佛教,可见结缘之广,感人之深矣!

【主禽鬼王、主兽鬼王、主魅鬼王、】

印度散花、中国献花,风俗不同。大品云:“一华散空,乃至毕苦,其福不尽。”

示其祸缘之文。

“吾不久即入涅盘”。涅盘是三德秘藏,安置诸子在其中,不久亦入其中。可知大涅盘,是三世诸佛安稳处,亦是一切安身立命处。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所应度者,皆已度尽;其未度者,亦皆作因缘。机薪尽,应火灭,故云“吾即涅盘”。“吾灭度后,有此流行,能使汝早毕是度生之愿。有此存在,吾亦无忧现在、未来一切而不能者。”

复以无救堕苦之次,“啊!如是罪业,命终之后,其眷属骨肉,为修营斋,供养三宝,以此功德,资助亡者,最重要未献佛、供僧慎勿自食”;若先自食,则成残食。“残食”者,食过之物也。若将残食供佛及僧,全无功德,不如不作。

【主祸鬼王、】

【,未来现在诸等,临命终日,得闻一佛名、一名、一辟支佛名,不问有罪无罪,悉得。】

三宝福田最大,而且是无漏福,故向三宝求福。“或悬五色长幡,竖在刹杆上,随风飘扬,供养三宝;或悬宝盖,覆佛像上”。维摩经子以盖供养释迦尊曰:“我今奉佛以微盖,于中现我大千界。”“或燃油灯供养三宝,仗三宝力灯光照诸幽冥,苦痛蒙此,暂得离苦,得互相见”。

【善禁是毒,】

世尊,我观阎浮提,男子也可,女人也可,临命终时,总是神识昏昧。因命终人,四大分散,一口气不来,身虚体冷,眼、耳、鼻、舌、身五识先坏。坏故,虽有眼,不能见;有耳不能闻;鼻不嗅香;舌不能言;身无觉触。五情既坏,则无法尘,意地。意识不起作用,所以不辨,唯有随业受报。所谓:“一旦无常到,方知梦里人。万般将不去,唯有业随身。”

“及虎、狼、师子、[虫+元]蛇、蝮蝎”,指五钝使(贪、嗔、痴、慢、疑)起与断俱迟钝,故名五钝使。三恶道,五钝使特别重,能伤。如虎喻慢、如狼譬贪、师子譬愚痴、[虫+元]蛇譬嗔、蝮蝎譬疑。“如是迷人”,指迷理起惑之人。“在险道中”,迷理轻则惑薄,是人;迷理重则惑厚,是三恶道。“须臾之间”,指一时不觉,烦恼丛生,见思炽盛。“即遭诸毒”,将造罪业,欲去。

可能那吒太子,统领群鬼。

如是产家男女之人,见产育安乐,应思安乐之故,功由土地,便合设福诵经、放生等善事,酬答宅神、土地之恩;今翻,聚集眷属歌乐弦管、饮酒食肉,多作诸罪,背神之护。以是之故,作殃自受其报,子母俱损,非主命不护啊!

【是大于百千劫,头头救拔如是,早令。是罪报人,乃至堕大恶趣,以方便力,拔出根本业缘,而遣悟宿世之事。】

常以佛法劝人,无令,自迷自误。

此品是地藏说,也是度生之缘。以三宝威光,能救亡者超出三途、八难;又能令存者增福、增慧。三宝是度生之缘,除此以外,无人能救,乃至拜祭鬼伸魍魉,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唯仗佛力、、供养僧力,方能存亡两利;令无数,闻之惭愧,皆发,而求三宝无漏功德。

【校量布施功德缘品第十】

【如是等大鬼王,各各与百千诸王,尽居阎浮提,各有所执,各有所主。】

【若男若女,】

作殃自受之文。

【地藏答言:,我今为未来现在一切,承佛威力,略说是事。】

嘱令先度六亲眷属。

“称”者,念也。佛功德在名号中,名即功德也。凡夫功德,不久悟佛功德、功德、最后证佛功德,所以是成佛正因。

世尊,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一心至诚瞻礼,直至能礼所礼性空寂,顿悟诸法寂灭之理;然后从理起修,任运断除烦恼,赞叹诸法本性空寂,成就梵行。此人于贤劫为大梵王,请千佛转,为佛授最上之记。

【何况自称自念,获福,灭罪。】

“世尊,过去又有佛出世,号孙佛。当时我曾亲近供养。”梵语“孙”,此云所应断。的烦恼,是应该断的,烦恼断尽,现前。最重要断自己的烦恼。每人的烦恼大约有三重:

【所谓鬼王、】

主兽。

地藏又白佛言:“世尊,过去阿僧只劫,有佛出现,其佛名号袈裟幢,我当时也曾亲近供养。”其佛号袈裟幢者,袈裟是三世宝幢之相。着袈裟时,生宝幢想,一切外魔不能坏,一切外怨不敢侵。此人持戒,身心,诸恶不起,众善齐修,自净其意,不染尘劳,随佛出家,被三顶之衣——(一)安陀会,此云五衣,作务时穿;(二)郁多罗僧,此云七衣,入众时穿;(三)僧伽黎,此云大衣,说法时穿。昔日坚誓师子,敬袈裟而不害猎人,百劫不堕恶道。

【又于过去有净月佛、山王佛、智胜佛、净名王佛、智成就佛、无上佛、妙声佛、满月佛、月面佛,有如是等不可说佛。】

【佛赞鬼王:善哉!善哉!汝等及与阎罗能如是善男女等,吾亦告梵王帝释,令汝。】

佛赞善哉之文。

令负石、担沙,填河、塞海。

佛赞鬼王:“善哉善哉!”称赞之词。鬼王啊!汝能这样,则令最初发心学佛之人不退心啊!汝这样一护,又令无数仰慕学佛,间接发道心啊!汝一举而两得,故赞“善哉善哉”!

【是故地藏具大慈悲,救拔罪苦,生人天中,令受妙乐。是诸罪众,知业道苦,脱得出离,永不再历。】

佛金口记鬼王,“却后过一百七十劫,其度生功德,当得成佛,号曰无相”。“无相”是其别号,通号是。无相者,无有相,无无相,离一切相,故名无相。其成佛时,“劫名安乐”,其时人民,身心安乐;“世界名净住”,其国人民,共住故;“其佛寿命不可计劫”,长寿说生故。

莲数十瓣、天莲百瓣、佛莲千瓣。梵网经云:“我今卢舍那,方坐台,周匝千花上,复现千释迦。一花百亿国,一国一释迦。如是千百亿,卢舍那本身,各坐树,一时成佛道。”

【提携接手,】

知识又勉之言:“咄哉!大丈夫,时时觉照,刻刻留神。更莫起惑造罪;从今,重新,勿陷前辙,再去造罪,而入恶道。”

带累亡者,加深其罪之文。

地藏又白佛言:“世尊啊!过去有佛出现,其名号曰毗婆尸。我曾经亲近,此佛功德我是知道的。”

【是诸所造恶业,计其感果,必堕恶趣。缘是眷属为临终人修此圣因,如是众罪,悉皆消灭。】

眼如闪电。

此文“若更为亡者,七七四十九日内,广造功德,供养三宝,仗三宝之力,能令亡者,不但灭罪,而且增福;以增福故,承此福力,生人天上,享胜妙之乐。现在眷属,为作福者,所得利益,更多。”所谓“冥阳两利,存亡获益”。

世尊,欲断三惑烦恼,须悟诸法寂灭之理。法华经云:“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

无福之文。

欲的迷人,忽闻,自己的迷津,方知随烦恼作业,是堕,非入游观。

世尊说:“地藏大士,对造罪之人,历百千劫,头头救拔”。此头造罪,即向此头救;那头造罪,又向那头救。处处造罪,处处救;刻刻造罪,刻刻救,故云“头头救拔”,乃至有罪必救。如是令造罪之人,早令,那时才心安。如是救造罪之人,“假若作大重罪,堕大恶趣者,亦以巧妙方便,为作釜底抽薪办法,拔出其根本造罪之缘”。三毒是造罪之缘,成实论云:“树根不拔,其树犹生;贪根不拔,苦树常在。故知,贪爱为本,若灭贪欲,名第三谛。”无明偈云:“明眼无过慧,不过痴。”“根本业缘既拔,而令自悟宿世之事,翻然不再造罪,上生人天。”

而入。

【如是之人,见安乐故,便合设福,答诸土地。翻为,聚集眷属。以是之故,犯殃自受,子母俱损。】

【是故我今对佛世尊及天龙八部,人等,劝于阎浮提,临终之日,慎勿及造恶缘,拜祭,求诸魍魉。何以故?尔所乃至拜祭,无纤毫之力利益亡人。但结罪缘,转增。】

既佛许答,即行礼仪,一瞻一礼世尊,同时回眸熟视地藏,望表同意。因地藏是阎罗王之师啊!

【忽逢迷人,欲进险道,】

【又于过去,有佛出世,号孙佛。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志心瞻礼,或复赞叹,是人于贤劫千佛会中,为大梵王,得授上记。】

【白佛言:世尊!我本业缘,主阎浮人命。生时死时,我皆主之。】

【或已生下,慎勿,取诸鲜味供给产母,及广聚眷属,饮酒食肉,歌乐弦管,能令子母不得安乐。】

名能招德,佛德在其中,且其心猛利,乘此心数,速生善趣,不堕恶道,此事无疑。“一名”亦然,如、普贤、文殊、地藏等大名。或闻“大乘经典,一句一偈”。其心猛利,执持一句一偈念念不放、念念相续,如堕大海,执一木板,牢不放手;仗此一偈一句功德,能破苦。所以小小恶业,合堕恶趣者,仗念执持一句一偈,或一佛名号功德,如汤消冰,寻即。

地藏说:“无常鬼,何时来,不会讲给汝听,多数突然而至,故云‘不期而到’。等汝死了之后,中阴身在幽冥界空中,此时又未知自己到底罪多福多,且中阴身更无常,七日一死,极其量,七七四十九日寿限,就赶快去。牛胎、马胎、鬼胎、人胎,谁亦不能自知,此时如痴如呆、如聋如盲。或者中阴身,在诸司辩论业果”。地府有五个官,一鲜官,审汝几何。二水官,审汝作贼多少。三铁官,审汝邪淫次数,四土官,审汝两舌口业。五天官,审汝饮酒斗量。

【在我本愿,甚欲利益。自是不会我意,致令俱不得安。】

【若有男子女人,在生不因,多造众罪,命终之后,眷属小大为利一切圣事,七分之中,而乃获一;六分功德,生者自利。】

建中初年间(公元七八)郡守张岩,为着敬仰他崇高的,和利生的事业,迁移旧的寺匾,上奏德正式勉建,道场至此,方始臻于庄严。此时新罗国佛教的僧众,闻风前来亲近的有数百人,渐渐僧多粥少,粮食无法维持。一天他在寺旁开发很多细粘如面的青白土粉,准备来补粮食的不足;但深受他德化的僧众,却异口同声的请求说:“愿请法食来资养慧命,不以物食而延长生命。”显然他们已经不以生命为重了,这是何等的人呀!当时,佛教界中皆赞誉他们为“南方的枯槁众”!

因是上来譬喻之故,地藏亦复如是,具足大慈悲度生之愿,常常在三恶道中,救拔造罪的上升人天上,令其知仁行义、止恶,而享受身心轻安的妙乐。是诸罪众,既知三恶业之苦,又蒙地藏,减罪、赦罪,脱得出离,永不再造恶业而历险道。“知过能改,堪称健儿”,受教之人啊!

此乃知识能救之文。

【散殃鬼王、】

略说为亡者作福得益之文。

【此入者,卒难得出,】

地藏白佛言:“世尊,我以过去阿僧只劫,曾经亲近一位佛,其佛名号,号身。”身是别名,是通名,通别合称,故名身。此佛是我曾经亲近过的,我知此佛的功德。“若有男子女人(从来未曾发心,故名男子女人),假如他能闻是佛名,因闻生解,悟了身者,即一切自性。从来未见今日见,见时非常欢喜,生心。一念见到自己的佛,而生心者,即得超越四十劫重罪。何况念念见,更何况从见而起修,塑画身佛形像,实行供养、赞叹。一念见而生是理;塑像供养属事,若理,性修不二,其人获福,。”

复说。

为言:切莫随自己的烦恼惑,去造十恶之罪。

【是命终人,未得受生。在七七日内,念念之间,望诸骨肉眷属与力救拔。】

观此文,则阎罗王也是,与无数鬼王,治之罪,令其改恶也。

上来亡者,有善殃累,晚生善处。“何况亡者,一生无少善根,纯是恶缘,据其本业,自受恶趣之报;何忍眷属,在其临命终时,拜鬼,作是恶业,更增其罪呢!”

所以地藏说:“世尊,我观阎浮,但能于诸佛教海中,依教奉行。于三宝中,所作善事,乃至一毛之轻、一缔[三点水旁]之微、一沙之小、一尘之细,皆是无漏善根。善根成熟,种子起现行,就能返迷成悟,破诸烦恼,成就出世利益,一得永得,不从他得。”

【又于过去阿僧只劫,有佛出世,号袈裟幢。若有男子女人闻是佛名者,超一百大劫之罪。】

能制伏见、思烦恼,则不为所害。

若有男子女人,闻是宝胜佛名而生胜解,慧解现前,从解起行,凡有所作,超世出世,直入中道第一义谛,妙契真如。所以此人,毕竟不堕恶道,常在天上受第一义天之妙乐。

【尔时,地藏摩诃萨白佛言:世尊!我观是阎浮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
互联网安全